游客|合作网站登陆 |会员登陆|会员注册|手机访问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悦文轩原创 翻版必究!|阅读记录 |加入收藏夹
当前位置:首页>直播首页>违心
播主资料
用户名:世界中的你
性  别:女
主题数:1
个性签名:
主题:违心    《上善之水》

古有,六王共创天下,世间万物充满了生机,六王皆都各自回到自己所管辖的地方,不问世事。


在远古时代,有一支民族被六王所遗忘,便踏遍千水万水,终于在深山里驻扎生活。这支民族所有的男女都是黑发黑眸,只有个别少数是白发,那就是被尊为祭司的白鹿。


他们的祖先是一头黑狼,那只黑狼爱上了一只白鹿,之后他们化身成人,携手相恋,后代都为黑发,但也有遗传到白鹿的白发孩子降临。


他们是极其难得的,就连老天都垂怜他们,赐给他们惊动世间的美貌和救人于水火之间的医术。她们生来就养在王宫中,所有的人都对他们毕恭毕敬,就连狼王也不例外。


可在这个部族的边缘处,有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孩被人用石子扔到身上,被恶毒的语言咒骂,她却像是习惯一样,默默地承受着。她是白鹿,她没有名字,就只叫白鹿而已。


她一出生就遭遇到从所未有的天灾,而且她的母亲独自生下她,她没有父亲,她是个被人唾弃的私生女。在这个部族,人们都会认定一个伴侣,哪怕死亡也不会将他们分散。白鹿的母亲本就与人私通就令人看不起,更何况生下一个不祥的女儿,更加使村民所厌恶。


白鹿六岁时,她的母亲就被愤怒的村民绑在木桩上,活活用大火烧死,而弱小的白鹿只是站在村民中间,冷眼看着自己的母亲被大火吞噬,她没有掉一滴泪,没有说一句话,连表情都是冷冷的,就像是看陌生人被处以极刑。


她的母亲说过,要把自己的感情都藏起来,哪怕一点也不要让人看出来,她的母亲在死之前嘱咐过白鹿要她忍受一切,但是,她终还是白鹿的母亲,将两本医书藏在枕底,让白鹿学习。


一天又一天,白鹿每回出去都会落得一身伤痕,她太弱小了,没办法自己生活,只好每日去山上采摘野果,可每当她出去的时候,那群小孩子们都会欺负她,都会说她是没爹的孩子,是个不祥之人。她不会说什么,也不会反击,只是拿着背篓向前走,小小的年纪就已经察言观色,都会忍耐,久而久之,她已经忘了笑是什么滋味。


她的一头白发随着年龄增长也变得极长,随意盘上一支发簪,对着铜镜看了看自己的脸。镜中的人啊,有着一张倾国倾城的脸,狭长的眼眉,微微上挑的丹凤眼,娇小的鼻梁下有着红润如玉般嘴唇,本长着妖冶的相貌,但给人的感觉却是清冷极致,是个冰山美人。


村里的人都被她的相貌给惊呆,但还是没有对她改观,依旧认为她是不祥之人。白鹿早起晚归,每回都会采下一背篓的草药,晾在院子中,偶尔会出现“丢失”的情况,她自己明白,是村民拿了这些草药。


这里是部族的边远地界,村民都很朴实愚昧,也不懂得草药的用法,只好来偷白鹿的草药,至于用法,白鹿早就告诉他们了。


每天清晨,墙边都会有一群人躲在下面等着白鹿念医书,白鹿也知道的,她出去的时候也听到了一些村民谈论谁家生了什么病,有什么症状,她都会一一记在心里。


原前,方家的大丫头老是在白鹿墙上乱画,在院子里扔石子,被她家里人看到后免不了一顿臭骂,那骂声和院中的石子总是会在固定时刻出现,白鹿也会视而不见,不会将这点小把戏放在眼里。


今日,出乎意料的没有出现,白鹿只是从房中拿出医书,大声的读着,读完后,将所读的草药都放到了院子中,便回房休息去了。果不其然,才过了三盏茶的功夫,院中的草药就不见了,白鹿也只是多在那个方向看了两眼,就又退回到了房中。


明日,她出去采药的时候,听到方家的人病好多了,而且也没有出现对她扔石子的小孩子们,她知道这是方家丫头在帮助自己,她也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便去山中再次采药。


一日复一日,这样已经成了习惯,白鹿甚至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不过,她没忘记母亲是如何死的,她不是不恨,只是她自己太过弱小,自保都成问题,不过,在她成年的时候,她一生的转折出现了。



今年,白鹿已经年满十八,出落得亭亭玉立,她刚想出门,就看到了村里出现了军队和马车。马车在她面前停下,从里面出现了一个女子。


她身穿黑色大氅,一双柳叶眉,吊梢眼,容貌与白鹿是有过之而不及。她缓缓走向白鹿,步调慵懒却不失礼,她对这白鹿莞尔一笑,轻轻开口。


“你就是我的妹妹?我来接你回家了。”与她样貌不同的是,她的声音很温柔,就像小溪一样流进了白鹿的心里,还从没有人对她这么说过话,就连母亲也从没有过。


“怎么?傻了?我说带你回家!”女子笑了起来,笑声如银铃般清脆,带着一股豪放之气,笑过后,她对着白鹿,脱下了大氅披在了她身上。


“怎么不说一句话?是不是在担心他们不放你走,放心,有我在。天冷了,怎么还穿的这么少?”女子将白鹿的手握在自己手中,将白鹿拖上了马车。


马车内部,地面铺着华丽的白熊皮,四角上分别挂着香料,一个卧榻横在马车中间,上面铺满了床褥。女子将白鹿拖到床上,将她塞进被子里,又拿出暖炉放到白鹿手中。


白鹿才反应过来,对着她点了点头。女子看到白鹿点头后也很高兴,不过又马上忧愁起来。


“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穿的这么少,连手都是冷冰冰的。我早就听说听着村子里的人都对你不好,这才备了这些东西,没想到你比我想的还要吃了不少苦。好在,我来接你了,我刚刚与这个村子的村长商量好,他同意我带你走。”女子坐在卧榻上,对着白鹿说这些,说的时候也不忘替白鹿再盖上一层厚被子。


说到起劲的时候,才忘了自己还没有问白鹿的名字,“我忘了问你名字了,我叫北岭峤,你的名字呢?”白鹿从厚被子中把嘴露出来,勉强开口,“白鹿。”


“白鹿?你的母亲姓白吗?那你回到皇宫后就要改姓氏了,叫做北岭鹿。”北岭峤是北方王族的公主,她身上流着两个王族的血脉,她的母亲是南方王族的公主远嫁给北王成了北王后。她为人豪爽,喜欢的事物是万分喜欢,对不喜欢的事物是讨厌至极,她不娇作,不会闹小脾气,相反她就像男子一般。就连北王太后都说她,“生了个女儿身,随了个男儿性。”


她本就对这个新妹妹很好奇,她对家人可是万分喜爱的,尽管她与自己只有一半血脉相连,那也阻挡不住她对妹妹的爱护。更何况,她的这个妹妹长得倾国倾城,脸上也有着王族的徽记,这是改变不了的。


“北岭鹿?”白鹿疑惑的开口,语气略带不相信。


“恩!北岭鹿!”北岭峤可是非常确定了。王族都有独特的徽记,白鹿脸上有彼岸花的徽记,那就没错了!


“你为什么这么确定?”白鹿实在不相信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人,她怕又会是一场玩弄她的闹剧。


“我非常确定,你就是我的妹妹!因为你脸上那块彼岸花的徽记啊!北王族都会有这块徽记的!”北岭峤从旁边拿来了铜镜,将手臂伸了出来,露出与白鹿脸上那块一模一样的胎记。


白鹿伸手摸了摸北岭峤的徽记,又拿着铜镜对着自己的脸,看了又看。左眼角处有一块不大不小的红色彼岸花胎记,这块胎记不会影响白鹿的美貌反而为她增上了几分妖媚之感。


曾经,母亲也对着这块胎记低声痛哭,她说过,这是我与父亲唯一相像的地方。父亲的身上也有一块这样的胎记,母亲整日绣的手帕上都是这个胎记,白鹿一直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她没想到曾经最恨的胎记竟然会帮她找到父亲,找到家。


“我不知道什么家族徽记,我只记得我的母亲很喜欢这个胎记,喜欢到可以正视我的脸。”白鹿的语气有一丝颤抖。


分享
反馈有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