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合作网站登陆 |会员登陆|会员注册|手机访问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悦文轩原创 翻版必究!|阅读记录 |加入收藏夹
当前位置:首页>男频>玄幻>圣光战神>第二章 不错的朋友

第二章 不错的朋友

圣光战神作者:速速|字数:6648|更新时间:2021-05-20 12:16:00

“以后还是朋友吗?”撇开男朋友的关系,他会是一个不错的朋友,所以我问他。

“如果你愿意,当然是。”

他严肃的神情,终于露出了笑容。

“那就当朋友就好了。”

这是我和阿乾再度成为朋友后的第一个协定。对于自己能这样坦然面对结果,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然后带着这个协定,我走到学校附近的公交站。

离开阿乾后,我才忽然有种难过的感觉。可能是因为离开学校的关系,没有了路人甲乙,没有了可能会成为茶余饭后对象的可能,所以我才开始认真的面对这件事。

当我在想一件事时或是心情不好时,我有一个习惯。就是坐手扶梯,不断的坐,一直到我想通或是心情好为止。

坐手扶梯是什么感觉,不就是那样,还有什么感觉。

但是当你将头往上仰45度时,在手扶梯逐渐上升时,感觉外头的风速逐渐加强时,脸上的毛细孔微开,头发微飘时,那是一种象是在飞的感觉。

在飞的时候,脑子总能特别清楚,所以事情总能特别容易的想清楚。

如果你问我大学四年我学到什么,我只能说我也不知道。大概就只有打工这回事吧!还在高中时,就听已毕业的学长说,上了大学时间就会变多,时间变多就去打工。一方面存钱,一方面累积社会经验。他们说在学校学的是理论,在外面学的是实务。而存了钱,在大学毕业后,不管是出国念书还是自行创业都有了一笔基金。

我觉得学长们说得很有道理,因此大一时,同学忙着联谊,我忙着端盘子;大二时,同学忙着谈恋爱,我忙着送快递;大三时,同学忙着挽救恋情,我改而忙着在便利商店说欢迎光临、谢谢惠顾;而现在大四了,同学在忙什么,我不清楚,因为一个星期只见面一次,而我还是忙着在便利商店说欢迎光临、谢谢惠顾。

“为什么?”

话从不说清楚是阿辉的毛病。

“什么为什么?”我转头看着他。

“便利商店啊!你怎么没换工作。”

“便利商店很好啊!我干嘛要换。”

“端盘子很好,送快递也很好。可是你却换了。”

我忘了打破沙锅问到底也是他的毛病之一。

“因为轻松又有冷气。这样可以吗?”其实换工作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就只是想换。如果硬要一直找出原因的话,那就没意思了。

“喔。”

我看他满意的点点头,继续上我的网。

安静没多久,阿辉又说话了。

“现在像你这样的学生不多了。”

“为什么?”

“因为你脚踏实地。”

“就这样?”我以为阿辉会多称赞点,但他没有,真是有点失望。

“就这样。其实你应该多花点时间在女生身上的。”

“难道你忘了我惨痛的经验吗?”

大二时,因为阿辉,第一次参加联谊,为此我还特地请了假。

那次联谊,认识了一个别校的女生,很漂亮的女生,长长的头发,弯弯的眉毛,大大的眼睛。是男生都会喜欢的那种类型。

联谊后,我们私下见了几次面,然后就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

我以为一切都很顺利,却没想到,某一天她告诉我她不再喜欢我。

我连话都来不及说,她就挽着另一个男生走了,留下一脸错愕的我。

轰的一声,我的脑子就像被孙悟空的金刚锢圈住了,紧得我无法思考,紧得我脑中缺氧。唯一的知觉是,虽然当时还是夏末,但我却在发抖。

不是说甜蜜期的感情是如胶似漆,不是说200公里以内的感情,就不算远距离恋爱吗?

但是我的恋情连半年都不到,就结束在50公里我和她的距离上,原因只是她不再喜欢我。

“那只是个意外。”阿辉不以为意的说。

“意外?”我不茍同。

如果那只是意外,我不会花了一星期思考她不喜欢我的原因;如果那只是意外,我不会再花一星期回忆我们之间的一切;如果那不是意外,我不会再花二个星期将她赶出我的记忆;如果这真的只是意外,那我也不会到现在都还没交第二个女朋友。

“你还记得她?”

“没有。”虽然偶而想起,但只是偶而。

“那为什么不交?不是还记得她,那是什么?”

“我只是记取教训。”

有了一次经验,我学乖了。毕竟还是细水长流的感情较稳固,过去太汲汲营营,现在采取的是顺其自然。

“不是每个女生都这样无情的。”

“我知道。”所以呢?

“其实你长得不差,还是有机会的。”

“谢谢喔!”

“交一个吧!”

“那你跟我妹进展了如何了。”自己的事都搞不定了,还管到我这里。

“别岔开话题。你到底要不要交?”

“再说。”又不是说交就交。

“去交一个啦!”

“看看啦!”

“…”

最后话题总会变成无意义的争夺战。

四年了,一切还是都没有改变。我们的话题还是这么无聊,而我还是没交女朋友。

其实一个人的生活也不错。吃饭时,可以选自己喜欢的;放假时,可以做自己的事;没空时,不会有人吵着说你都不在意我…还有很多好处,只是一时说不完。总之,我习惯了现在的生活,如果忽然改变,怕会适应不良。

除非,遇到了一个让我愿意改变现在生活的女生。

或许,我会考虑看看。

目前,我还是没遇到让我愿意改变现在生活的女生。所以我还是忙着在打工。

夏日的午后,往往是太阳最毒辣的时候,所以路上根本没什么人,因为路上没什么行人,所以店里可说是门可罗雀。

刚刚把货补上架后,店里除了我,还有二位客人,一个是欧吉桑,一个是上班的OL小姐。

欧吉桑站在杂志架前,翻阅着时报周刊,他正在专心的看着乐透专刊,那阵子乐透热到不行,我真不懂为什么有人将大把大把的钱丢入水沟。呃…我的意思是指把钱拿去签乐透,然后幻想那种大概要被雷劈中三次才有可能会中的头奖。阿辉不认同我的说法,他说有签就有希望,但是为什么他老是没中,所以这只是机率和运气的问题吧!跟希望不希望是没关系的。而且虽然乐透是公益彩卷,算是社会公益之事,但这种有钱就乱花,没钱也乱花的行为,对我这个每天为三餐打拼的穷学生来说可真是一大讽刺。

转身再看看那个上班的OL小姐,她站在饮料柜前,犹豫着要买养颜美容的蕃茄汁,还是提神的咖啡,我估计她站在那大概有五分钟了。女生就是这样,老是犹豫不定。像我老妹,每天为了她要吃什么早餐、穿什么衣服、背什么包包、穿什么鞋子,考虑了老半天,等她决定好要出门上课时,早上两节课已经过去了,难怪我们班那些女生总是赶不上前两节课。更扯的是,有时她前一天决定好了明天的穿着,结果隔日又改变主意了,那昨天忙碌一晚是什么意思,是嫌时间太多,还是嫌太无聊了。每次我问她为什么女生总是三心二意的,她总说我不会懂的。是啊!她不说,我怎么知道。结果到最后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女生总是三心二意。

终于最后OL小姐决定选择提神的咖啡,她拿着咖啡到柜台结帐。

“25元。”我公式化的刷了一下条形码。

OL小姐拿出2个10元和1个5元。

我将发票拿给她。

“谢谢光临。”在她离开便利商店时。

这就是我每天的工作,一成不变。

人多时,象是上下班、中午时,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但是像现在,无聊的时间总是过得很慢。不过,在这里打工有一个好处。

便利商店旁就是公交站的上升手扶梯和楼梯,而店内的柜台正好面向公交站的手扶梯,又恰巧那面可以看到手扶梯的玻璃是透明的。所以,我可以透过玻璃,看到形形色色的人穿梭于公交站。反正无聊嘛!就打发时间,有时运气好还可以看到漂亮妹妹。所以这就成为我无聊时最大的乐趣。

现在已经3点了,便利商店旁的手扶梯仍持续的运作,这时手扶梯出现了一个女生,年纪看起来像高中生,微短的头发,穿着T-shi及七分裤,斜背着一个黑色背包,是一个非常适合夏天的装扮。

其实这样的女生在青城街头到处都是,并不特别。但她接下来的行为,却让我的双眼离不开她。

当她离开手扶梯后,她又从旁边的楼梯下楼。然后1分钟后,我又看见她出现在向上的手扶梯。然后如此的动作,重复维持了10分钟之久。

就这样,站在便利商店里的我,看着玻璃外,手扶梯上的她。

我开始在想为什么她要一直不断的坐手扶梯,脑子里有很多的理由,但是我都觉得不合理,最后统整出两个理由,就是这个人不是疯了就是太爱坐手扶梯。但是坐手扶梯有什么乐趣的,所以我断定她疯了。

在我下结论时,忽然有一个声音,打断我的思绪。

“肖年仔!”

原来是那个在看杂志的欧吉桑,我竟然忽略了他的存在。都怪自己太注意那个奇怪的女生。

“结帐。”

欧吉桑不是拿他刚才看得那本时报周刊,而是换了壹周刊。

“75元。”

收过钱后,又将发票拿给他。

“谢谢光临。”

送走了店内最后一位客人,此时店内只剩我一人了。

第三章叫幸福的东西

当我再望向手扶梯时,那个奇怪的女生已经不见了。

在我一转身的2秒钟,她走进了便利商店。

现在她就站在我的面前,刚刚只是远远的看她,现在忽然近距离的面对她,有点不知所措。

我们就这样僵持着,谁也不愿意先开口。

我发现她的皮肤很白,眼睛普通大,但是睫毛却很翘,当她每眨一次眼,我就会想到洋娃娃的眼睛。顿时忽然觉得我眼前的她就象是一个娃娃,很漂亮的娃娃。

不知对恃了多久,她先开口了,问了我一个我不知如何回答的问题。

“可以给我一个叫幸福的东西吗?” 我愣住了,只是看着她那像洋娃娃的眼睛又眨了一下。

“我想这里应该没有卖。”

当她说完这句话后,她拿出了一朵紫色郁金香,已经枯萎的紫色郁金香。

“那你帮我把这个丢掉。”

她说话时,虽然低着头,但我感觉得出来她似乎很难过。

我发现我的脑子呈现当机状态,我想跟上她的速度,却永远慢很大一拍,就象是太阳永远追不上月亮一样。

当我好不容易调整好速度,准备全速前进时,她已经离开了便利商店。

我怀疑着刚才发生的事是否真实,我想可能是我做了一场梦。

但是,那朵枯萎的紫色郁金香正静静的躺在柜台上。

所以,这是真的。

我们第一次一起过得那年情人节,阿乾送了我一束我最爱的紫色郁金香。

“情人节快乐!”阿乾神秘的拿出郁金香。

当我看到那束花时,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第一是我从没收过男生送的花,第二是我从没跟阿乾说过我最喜欢的就是紫色郁金香。

我就这样看着花,看着他。

“怎么不说话,不喜欢吗?”

“不是。是太惊讶了。”淡淡的话语仍藏不住波涛汹涌的心情。

“喜欢就好。”阿乾露出满足的笑容。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紫色郁金香。”手上的花,因为阿乾的笑容,而显得特别耀眼。

“上次,经过花店时,我看你一直看着紫色郁金香,所以我就猜测你可能会喜欢。”

“你知道为什么我喜欢吗?”我问他。

阿乾摇摇头。

“因为我觉得紫色郁金香是一种幸福的象征。”

“是吗?那我不就是为你带来幸福的人吗?”

我没说话,只是紧紧的抱住他。

我一直相信,上帝会赋予每个人一份属于自己的幸福,而守护这份幸福的人就是你的守护天使。

所以,当时我以为我已经找到了。

但我没预料到原来守护天使也有守护期限。

今天下午分手的话,在我飞行的这段期间,依旧清晰。

我不懂,不懂为什么一年的感情却输给了一个我连见都没见过的人。不懂为什么曾经说过的话,可以这样容易的忘掉,阿乾的那句“那我不就是为你带来幸福的人吗?”不断的在我脑海里打转,一年的时间,我一直记得,但他却忘了。

我不怪他,只是很难过。只是觉得好像掉入了一个很深很深的洞一样,却没力气爬起来。

背包里的郁金香是今天我经过花店时买的,原本是要送给阿乾,但现在已经不必了。

守护天使都不在了,那象征幸福的紫色郁金香也没有任何意义。

拿出郁金香,它开始枯萎,因为没有空气,没有阳光,所以它没有了生命,而我没有了阿乾,也失去了幸福。

我开始思索着幸福的定义是什么?

下雨天,不用淋雨,好幸福。

肚子饿时,可以吃大餐,好幸福。

放假时,不用写报告,好幸福。

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时,好幸福。

所以,阿乾离开了我,应该就会得到他的幸福。

但是,我的幸福呢?是跟着阿乾一起离开了呢?还是只是暂时不见而已。

如果,幸福是如此的简单就可以得到,那卖了各式各样东西的便利商店是否也卖着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呢?

所以,我走到公交站旁的便利商店。

“可以给我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吗?”

那位男店员没说话,只是看着我。

“我想这里应该没有卖。”原来万能的便利商店也有没卖的东西。

看着手中已经枯萎的郁金香,想着我逝去的爱情,紫色郁金香的存在与否已经不再重要,所以…

“那你帮我把这个丢掉。”

我将郁金香放在柜台上,走出了便利商店。

再见了,阿乾。

再见了,我的幸福。

在走出便利商店时,我在心中对自己这样说。

回到在外租的房子,周艳丽已经在家了。

“宁千雨,你没事吧!”我才刚关上门,周艳丽急忙的拉住我。

“我应该要有事吗?”我不想跟周艳丽说,是因为我觉得没必要。

“你别逞强了,我知道你和阿乾分手了。”

“你知道了?”我很讶异,今天在校门口应该没有认识的同学啊!

周艳丽点点头。

“我今天在校门口遇到阿乾,就问了他。”

“你遇到阿乾?”

“是在你走后。我原本是要去问他关于那个外系女生的事,结果他就跟我说你们分手了。然后我就把他骂了一顿。”

“你把他骂了一顿。”以周艳丽的火爆个性,这也不无可能。

“废话,他不应该被骂吗?要分手也是你提,怎么会是他呢?我真是越想越气。你就是太好了才会被他吃的死死的。”自从发现我和阿乾之间出现问题后,每次遇到关于我们的话题,周艳丽总是特别激动。

我没说话,只是苦笑。

“他有说分手的原因是那个女的吗?”

“他说他不了解我。”

“鬼扯。这只是脱罪的借口。别告诉我你又相信了。”

“我是相信,不过我也知道这是借口。”

“你明知道,还…”

看得出来,周艳丽是气炸了。

“除了相信,我还能怎样,就算逼他承认他是因为那个女的,事情也不会有转圜的余地。”

“为什么你总能这么镇定。难道你不生气吗?而且也不会像别人那样哭的死去活来,还是你哭过了?”

“我没有哭,也不会哭。生气当然会有,但是自己想想后,心情也就稳定下来了。和阿乾分手,我的心很痛,毕竟我是那样的喜欢他。但是,如果他和别人在一起,可以得到幸福,那我也只能祝福他。我不想成为一个无理取闹的人,至少在分手时,我还保有我的自尊,在阿乾的心中也还留下一个好的形象。”

“所以,你就将所有痛苦让自己承担。这对你太不公平了,对不起你的是他又不是你,你当然有权利拒绝跟他分手啊!难道你就甘心这样放他走?”

“我只希望能好聚好散。就算我拒绝分手,那阿乾也不会快乐,我也不会快乐。与其两个人痛苦,还不如我放手,至少痛苦的是我一人。我不是什么伟大的人,我也不懂什么奉献牺牲,但我是真的希望我爱的人可以得到他的幸福,如果那个外系女生可以给阿乾他想要的,那我又有什么理由阻挡他呢?”

“那你忘得了他吗?”

“我不知道。”目前还没想到这个问题。

“爱上一个人很容易,但要忘了一个人却很难。”

这句话很正确,所以我要开始学习。

“我会努力的。”

“那…”

“我累了。”

我知道周艳丽是担心我,所以才会这样的生气,当然我也很高兴周艳丽在这个时候挺我,只是这个话题再继续讨论下去,结果还是一样,而且已经没有意义了,因为我和阿乾不再是男女朋友了。

“好吧!你好好休息,如果需要我时,就叫我一声。”周艳丽拍拍我的肩。

“嗯。”

回到房间后,我将全身的力量抛到床上,今天的事我不想再去想起,只希望明天起床后,一切回到原点。

但…原点这么容易回去的吗?

那天那个奇怪女生走后,我一度以为是不是陷入了自己的奇幻世界中。

但枯萎的紫色郁金香静静的躺在柜台上,正默默的告诉我:“周丽君别怀疑,你刚才遇到的事情都是真的。”

或许是事情太过突然,让我一时反应不过来,当我回神时,却只能看着她那逐渐消失在我视线内的背影。

当目光再次落在郁金香上,那句那你帮我把这个丢掉,在我耳边响起。

我拿起花,犹豫着,而最后的结果是将原本在垃圾桶上方握着花的右手又伸了回来。

我没有丢,你也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我也曾说过有些事是不需问理由的,如果硬要找出原因,那就没意思了。

之后的二个小时,我还是一样做着千篇一律的工作,除了一直处于精神不集中的状态外,除了找错钱,刷错条形码、数错库存量外,其他一切都很正常,真的。

后来那朵变成干燥花的郁金香就放在我的桌前,每次看到花时,就会想到那天回来和阿辉的对话—

“在忙?”阿辉说道。

“对啊!”

“怎么有这个花,买的?”

阿辉靠在我的桌边,拿起郁金香。

“不是,是下午…”我将下午遇到的事简单的叙述一遍。

阿辉想了1分钟后,下了一个结论。

“我看她八成是失恋了。”

“为什么?”我好奇的问。

“因为失恋的人通常会做出连自己都不明白的事,象是自杀、割腕之类的。”

“你说的她都没做。”我叙述这件事实。

“但她做了一件大家都不明白的事。”

阿辉提出了重点。

第四章一切的错

想到这段话,我的脑海就会又浮现出她当时难过的表情。我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也不是个对于陌生事物会去多加记忆的人。但对于那天的事,我却一直耿耿于怀。耿耿于怀的是她那张漂亮的像洋娃娃的脸,耿耿于怀的是她说话的内容,耿耿于怀的是她的表情,耿耿于怀的是她是不是真的失恋了。

我想我应该是疯了,否则我怎么会对一个陌生人产生莫名其妙的担心,而这个担心又莫名其妙的影响我的心情。

即使过了一个月,我还是一直记得她。

我想这一切的错都是因为她。

有种人是你见过一次就可能会忘了,因为他很平凡,平凡到让你联想不出任何与他有关的事件,他在你的脑记忆中可能只会停留三个月,一个月,一个星期,最惨的是一转身的数秒间。

太好看啦!
打赏
点赞
(快捷键:←) (快捷键:→)
返回首页¦返回目录 ¦ 返回书页 ¦ 打开书架

扫码关注公众号,跟进最新精彩剧情

默认 自定义
12px 16px 20px 24px
瀑布流 滚动 全屏
反馈有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