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合作网站登陆 |会员登陆|会员注册|手机访问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悦文轩原创 翻版必究!|阅读记录 |加入收藏夹
当前位置:首页>男频>都市>一人一江山>第三章 魂丝

第三章 魂丝

一人一江山作者:速速|字数:3167|更新时间:2021-05-20 12:10:22

我看着叶子间的斑点,右眼的疼痛却突然降临,正想着找小羽取些解药,天空却又突兀的刮起大风。天空一阵阵黑了下来,右眼疼痛加剧,视野全黑。我用力拍打着撕裂的脑袋,泪水不住的流下,感觉里像久早的大地不起了暴风雨,火辣与滋润交替。“轰”一通雷电闪过,黑色的世界里出现了白,慢慢化成了彩。我缓缓睁开眼,世界依旧,却更加清晰。乌云散去了,阳光照在手上依旧是火辣的痛,地上的红被大地隐去。我揉揉眼晴,忽然有点过节的喜悦。

傍晚,雨水洗刷过的大地充满清新自然的气息。小羽站在树下,依旧昂着头,尽管有些瑟瑟。我站在树下,天空依旧黑压压一片,仰头看无,却依稀能看到云层后的太阳。自从右眼汗水流干了以后,世界一下子清晰了起来,就像屋子里原先破烂的窗户纸一下揭去了一样,感觉是如此的好。

眼睛好了,视野广了,脑子空了,似乎世界都有些不一样。比如,现在一看见得富,他偷桃不带我去的那点小心思,我心如明镜似的。诸如此类,比比皆是,以前明白的,不明白的一股脑全往脑子里塞,搞得我一个头两个大,比疼痛更难受。

庆立91年,大枣树下出现了一个婴儿,那时的婴儿正在少妇怀中哺乳。也就是从那时候起,镜头锁定大枣树和婴儿,从此难分难解。

91年,婴儿出世。

92年,婴儿如小狗般在树下打转。

93年,婴儿变小童,在树不数星星。

94年,小童变成“思想者”,时不时的用头撞树。

95年,“思想者”变沉默者,不分昼夜出现在树下,偶尔和只飞不起来的鸟儿较劲。

……

“石头,石头,搭石灶去”,“石头,石头,摘甜瓜去”,“石头,石头,拾柴火去”……

村西头,小潭边,一个六七岁的孩子抱膝坐着。圆圆的小睑,大大的眼睛,加上一张窝翘的嘴,透足了可爱劲。孩子的双眼紧盯着面前用石块塔的石灶上,一个圆球状的白色东西,像一个守护千年的神灵。随着石块里的火光越来越亮,印得孩子满脸通红的同时,石上的白色物体也渐渐褪去了白,泛起了血色的红,活像是跳动不已,即将喷发的岩浆。眼看火光异裂,喷发在即,一大群孩子嘻闹着从潭边跑了过来,也不看抱膝的孩子,只顾着撤去石中还在燃烧的柴穆,而后一人手中拿一草管,插在那红色物体上,大口吸吮起来。自始至终,那抱膝的孩子依旧是目不转睛,仿佛他眼前的世界有着别样的精彩。直到那些孩子心满意足的丢掉草管,他才站起身了,眼睛咕噜噜转了一圈,也折了一根草管过来插在那红色物体上,只是无论如何也吸不出任何东西,却惹来了孩子们的哄然大笑。

大枣树下,穆石望着到处乱窜的小羽,心思寂静。他七岁了,从七年前他默默来到这个世界开始,他一直默默,悄无声息。仿佛是天生的,他喜欢静,虽说年少的他不知道什么喜欢,却会不自觉的静,静得一动不动,像影子一样。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天性,即使你不要,他也会刻意地跟着你。就像穆石,他想和孩子们一起,一起嘻笑,一起打闹,一起吃甜爪。可是不能,一到那个时候,他就会变得僵硬,变得麻穆,然后就不自主^H小说的静下来,他不想这样,即使那样很安洋,可他依旧厌倦了。厌倦了,他又能怎样,什么都改变不了。这或许也是天给他的另一种定义吧!只是这种定又根深蒂固的有些彻底,就连名字也被爷爷一反常态取作石头。原本以本家取名原则,穆石天生缺轻盈灵活之意,穆风是提意取为穆逸的,只是穆华却摇摇头道:“该改改了”。于是乎,这最后一点弥补的机会也就此抹去。

穆风坐在树下,掐着手指,嘴里默念着爷爷早上教他的算术。这是他从记事以后每天必做的功课,也是爷爷对他最为严肃的事。不过他必竟是个骇子,穆风那种类繁多且庞大的知识传输,总会让他摸不着头脑,甚至分门别类也是一大难题,更何況他还会走神。正如此刻,他看着远处的山,呆呆的一动不动已经有半个时辰。他有时会想山那边倒底是什么,有时却分清自己究竟想什么,只是不自觉,像冥冥之中有股力量在吸引着他。

穆华走出房门,看着发呆的穆石,脸上有苦涩,有欣慰,更多的却是复杂。他知晓穆石的一切,但无法改变,只是一直做着一个爷爷该做的,就像小时候爷爷对他一样。“石头,石头”听见爷爷的叫声,穆石呆滞的回头,穆然的双眼好一会才恢复灵动。却见爷爷阔步走来,正气凛然,平日里懒散的眼神变成刀勾的锋利,站在他面前,严肃的说道:“爷爷今天要告诉你的事,你要特别小心的记着,要把它刻在心里,知道吗?”“嗯”穆石认真的点点头。却见爷爷走了过来,左手拉着他的手,右手抚摸着大枣树,缓缓转起圈来,像是在欣赏艺术品。一边走一边说:“石头,这个世界是很凶险的,你要面对他,就要学会保护自己。”穆石满脸疑问,正想发问,却见爷爷停下脚步,蹲下身子,抚摸在大树根部的右手突兀的泛起绿光。穆石倍感好奇,探着头,伸手就去摸。入手冰凉,有点麻酥稣的感觉。穆石霎时瞪大眼睛,只见爷爷手里一头发粗细的细丝,像是长在树上的触角,泛着绿光。穆石的手刚一碰到它,它就像病毒找到了寄主,死命往里钻。穆石顿觉一阵冰凉,却并未有什么不适,反而很舒适,很亲切。只是他不曾注意的是,就在那绿丝往他手里跑的时候,整棵大树像在时光倒流,叶子往树枝里缩,树枝往树干里缩,树干往树根里缩,像一个收笼的弹性网。

绿丝就这么一头扎在树干里,一头扎在穆石手里,仿似一道沟通天地的桥梁。穆石精神恍惚,眼前的世界瞬间支离破碎,而后聚集成了一片崭新的天地。青山,绿水,白云。穆石仰卧天空,无数绿丝在他身体上穿梭,形成一道道美丽的光环将他包围。美妙,说不出的美妙让穆石沉醉,直到手臂上传来火辣辣的痛,穆石才蓦然惊醒。天依旧是山村的天,爷爷依旧在自己身边,只是那遮天蔽日大枣树已然不在,一棵米高的小枣树颤颤巍巍在风中飘摇。

穆风和妻子一回到家,便看到院里的小枣树,不过却没有惊奇,有的只是忧伤,淡淡的的忧伤,属于离别的忧伤。

小羽耷拉着翅膀依偎在小枣树下。小羽是骄傲的,也是执着的,它从不容许别人靠近它,那怕是它飞不起来也一样。只是变化太快让它不适应,它不懂生命的缺失是无法弥补,只能默默守侯。

穆石看着小羽,他想现在扑过去,小羽绝对无处可逃,可他却本能的不想。看着失去大树就失去光彩的院落,穆石心里很不平静。对于那天的事情,他大概己经忘记,即使没有爷爷的禁口令。大抵是他依旧模糊,亦或者他认为无关紧要,反正在他眼里这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只是父母远比以往的忙碌,让他微微有些心跳罢了。

夕阳下,古道边,四个大小不一的身影,映辉而去。

翻过一座又一座山,跨过一条又一条河,拄断一根又一根穆棍,赵家村已然远去,再也不看不见。穆右突然觉得自己长大了,他终于明白自己可能要永远离开这里,他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哭声很响,惊天动地,他想和小羽告别,他想和赵家村,告别……

风尘滚滚,掩不住行人的脚步。山高路远,截不住游子的归途。穆华姓穆,必竟不是赵家村的人,即使有无法割舍的情感,更多还是一个游子落叶的牵挂。可穆石不同,他是纯粹的赵家村人,是赵家村点亮了他生命的光华,是赵家村的甜瓜赋予他童年的乐趣,是赵家村的大枣树带给他宁静,亦是赵家村的小羽和他一起在黑暗中前行。这一切穆石并不明白,只是想哭就哭了,也许这眼泪本就不是属于他的。一路前行,披荆斩棘,年迈的穆华却成了开路先锋,穆风和赵梅背着行李,剩下穆石抽泣尾随。穆风很想呵斥儿子,可每次转身看见穆石弱弱的样子,总会莫名的心酸。他是个流浪者,从记事起他就跟着父亲流浪,无休止的流浪埋下了他的根,占据了他的童年。也许多年的平静生活,让他找到生命的寄托,可他的心依旧在漂泊。他不能体会穆石的感觉,穆华不能,甚至连赵梅也不能。赵梅是个孤儿,她对赵家村的感情源于她的养父母,可那个温馨的家已经不在,她失去了一个家,她不想再失去。所以无论在哪里,这个家就是她全部,是她的命。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穆石早已经不记得翻过了多少山头,只是刨土的大脚趾告诉他,再要走下去,他就只能光脚了。幸好爷爷告诉他,再过一个山头,他们就能到达目的地——湖城。

太好看啦!
打赏
点赞
(快捷键:←) (快捷键:→)
返回首页¦返回目录 ¦ 返回书页 ¦ 打开书架

扫码关注公众号,跟进最新精彩剧情

默认 自定义
12px 16px 20px 24px
瀑布流 滚动 全屏
反馈有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