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合作网站登陆 |会员登陆|会员注册|手机访问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悦文轩原创 翻版必究!|阅读记录 |加入收藏夹
当前位置:首页>男频>奇幻>异界之王者之旅>第五章 体质改变!魔族

第五章 体质改变!魔族

异界之王者之旅作者:无尽的远|字数:5207|更新时间:2021-05-19 18:22:20

若殇看到了一个美女,相貌可谓倾城倾国,正对他嫣然一笑,粉粉的嘴唇透出一种别样的诱惑,晶莹剔透的眼睛更为迷人,一看上去便会迷失,不能自拔,若殇心中升起了一种想占有的感觉......啊..她要亲了。

一阵湿湿的感觉从脸上传来,若殇猛地睁开眼睛,怔了怔,却看到了坐在他身边可爱的若蓝,它睁着水晶般大大的眼睛,正在望着他。它用小舌舔若殇的脸准没错,那时若殇跳进空间乱流的时候,它也跟着他跳了进来了,而若殇则昏睡着,若蓝比他先醒,或者若蓝根本就没有晕去。所以便有了刚才的一幕。

“小东西,知不知道你干的好事,就差一点了,差一点就可以在梦里拥得美人归,半路却杀出一个若蓝你,现在你要怎么赔偿我!”

若蓝眨了眨蓝色的眼瞳,盯着若殇看,接下来又对着他蹭了蹭,摆出一副无辜的模样,又伸出小舌舔了舔他的手。

唉,没办法,若蓝长得这么可爱,又这么聪明,若殇怎么舍得惩罚它呢,抚了抚若蓝的小头,接下来就开始洞察这个奇怪的地方了。而若蓝由于血之契约的关系,它自然能懂得若殇的言语与他的想法,看到若殇“饶”过它了,便摆了摆尾巴,跟在了若殇的身后。

这是一个山洞,潮湿的地面很滑,稍不留神便可能摔倒,而这洞里不比学校后山的山洞一样明朗,而是很漆黑,暗得不可视物。

凭着若蓝头上的独角所闪出的光芒,隐约可以瞧得出这个山洞的轮廓——这个山洞满是不规则形的,凸一块凹一块的石头,有的如尖锐的利剑,有的则如一个人倒立在墙上,奇奇怪怪,令人感到一阵心寒......

这尖锐的石块,若殇可不敢轻视,走得很是小心,生怕滑倒了,摔入那万剑般的尖石之中,到时候直接串成冰糖葫芦那可不太美妙。

走着走着,只见不多时,一个黑影俶尔飞来,若蓝心存戒备,独角散发的光芒暴闪,这时,若殇惊呆了:那是只蝙蝠,而且除此之外还有无数的蝙蝠倒挂在山洞顶方。

那蝙蝠拥有一对巨大的翅膀,犹如一件巨大的黑色风衣,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它们如同一个个倒悬的怪异果实一般,密密麻麻的遮住了山洞顶方的石壁。

这么多的蝙蝠,让人看了就不禁心里发麻,先前若蓝散发的光芒只能照亮前方三米左右的路程,刚才的一阵强光,几乎照亮了若殇所在的这个区域,从而也惊动了那无数的蝙蝠。

无数的蝙蝠到处乱飞,有的撞到了若殇的身上,若蓝试图用空间魔法撕碎它们,但是若殇从契约感应上制止了它,倒不是因为担心若蓝杀不过它们,而是因为这么多的蝙蝠,杀也杀不完,就把它们当作浮云,等它们安顿后,再行走才是上策。

意念一动,心里唤着若蓝先把独角没入,等蝙蝠没了动静之后再行动,果然,若蓝和若殇的心灵感应可谓独特,话刚“说”完,光芒即逝,留下了一片黑暗。

过了一阵子,耳边翅膀扑打声和嘶叫声已经消失,若殇这才让若蓝再度释放光芒,继续朝洞里走去。

“喂,怎么从刚才到现在,你至此都没有说话?怎么了?”

静静的,悄无声息......

“怎么不说话了?喂,喂.....!!”

“你在跟本尊说话吗?”

“废...当然,我不是和你说话还跟谁说话啊?”

“你不称本尊为师傅,本尊怎么知道你在同本尊说话?”

“额...好好好,师傅,这里是哪里,冰幽大陆么?”其实若殇也是不得已才做了她的弟子,师傅前师傅后的本就别扭,而且这个师傅的声音那么还像阴阳人........

“本尊也不敢确定,按理说这里应该就是冰幽大陆,可是......”

“有什么问题吗?”

“可是这里没有魔法元素,本尊刚才以为是这个山洞的问题,所以本尊便把精神力透出洞外,但仍没有发现魔法元素,却发现了一种同你体内能量波动一般的另外一种能量体,而冰幽大陆上,是充斥着无数魔法元素的,难道这里不是冰幽大陆?但是空间魔法书的第二页就是与冰幽大陆的结界点,不可能会把我们传到另外的空间,就算是冰幽大陆毁灭,魔法书上的第二页就会自动摧毁,所以这里应该就是冰幽大陆,只是为什么没有魔法元素呢?怎么会呢......”空间巨古神喃喃道。

“这不是说了跟没说一个样,应该是,那就可能不是,我们快点找出口吧,找到了出口,我们就可以去问问这里的人家,看这里是不是冰幽大陆了。”

“嗯,那走吧!”

其实在空间巨古神穿越空间的那一刻,冰幽大陆的一切状况都改变了,空间巨古神当然不知道,这些变化,原来是自己带来的,而且还包括着这种奇异的能量体.........

不知走过多少次七七歪歪的转弯,终于步入一个有些许光亮的地方,可是这片方地好像不是那么纯洁——这里类似于一条长道,约比长廊要宽许得多,目测宽约近十米,而且左右两侧布满一个个牢狱似的铁笼,铁笼内横空躺着一副副冰冷的玄铁手铐链,周围是一具具发朽的白色骨头。

若殇扫视着,心里想着:或许先前这十几个铁笼里都禁锢着一个人吧。但若殇不解:为什么,什么样的人需要囚禁于这么偏僻的地方,而且还让他们坚忍如此大的痛苦呢?

之所以说是坚忍,是因为那些手铐锁在了每个人的手上,而连接手铐的铁链,则锁在每个人的脊椎上,而且有的人的脊椎上锁了好几条铁链,想想就知道:锁越多链条的人的实力就越是厉害,当然也越痛苦。

不做犹豫,若殇直直走向里边,一个个铁笼在身边一一闪过,至此最多也就锁上了五条铁链,其余的三到五不等。

穿过了十三个铁笼,而接下来每一个铁笼的人更是骇人:每人的脊椎上都被六条铁链穿过,这些人的厉害,肯定不比前面那些人,锁六条铁链,那是什么概念?人类的脊椎骨才七块,就此锁了七分之六的部位,而且这些人生前可是有血有肉的,这些铁链穿刺到肉里,锁在脊椎之上,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现象,恐怕看过的人,估计下半生就得在精神医院里度过了(这里估计也没有精神医院)

来到最后一个铁笼了,而铁笼的右上边,也就是若殇的前方,出现了一面巨大的墙体,四周有凸出来的现象,想必就是一扇石门。

此刻铁笼里的那具白骨呈现在若殇的面前:那竟是八条铁链!七条锁在身上仅有的七块脊椎骨上,另一条则锁在颈骨上。

若殇瞪直双眼。

“这...这...怎么可能,他的气息比起父亲有过而无不及,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会囚禁着这么一个人,他竟如此强大,但是却被囚禁于此,是谁有如此逆天的本领?”空间神在若殇的意识海里喃喃道。

“他比你的父亲实力还大?”若殇也震惊他被八条铁链禁锢于此,但是空间神的父亲可是具有撕裂空间从而产生空间乱流的能力,而且这还仅是他所知道的,鬼才知道她父亲还有什么BT的魔法没,但这具白骨,难道也有毁灭天地之力吗?

“本尊感到这人的气息比起父亲的气息,同样令我不适,要是实力低下的人遇到,恐怕会被这样的气势压迫得血管爆裂而死。而这人的气息虽在我父亲之上,但是打起来恐怕也势均力敌,毕竟空间魔法的威力,可是在同等级的对手之上。”

“哦,这么说来,常人遇到此气势会致死,而我却没事,我真的那么厉害吗?”若殇不由得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天生就是超凡脱俗、与众不同的人呀!

“少异想天开,要不是本尊在你体内,为你承受这气势,恐怕你早已化为幽灵了。”

............

“你走上前看看,我怎么觉得这人手上的戒指非同一般。”意识海又传来了空间神的声音。

若殇无奈上前察看,跟这些阴森森的骷髅在一起,若殇心里潜意识地发毛......

果然,这白花花的手骨,有一枚泛着点点星芒的戒指,戴在这尸骨的大拇指上。

“这是什么戒指,本尊怎么从没听说过也没见过,竟然储存有这么庞大的能量,以本尊当年对宝物的了解,在冰幽大陆上有什么神兵逃得出我的眼睛,你赶紧进去,把戒指取下来看看!”

“这是铁笼啊,我怎么进去,再说这戒指不就是上面的紫宝石比较夺眼,也没什么名堂,哪有什么能量呀,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若殇看着这些骷髅头皮就是发麻。

“你的空间魔法是学来看的?这戒指或许就是至上的宝物,你看不出来是你没眼光!”

“我的眼当然没光了,不然都可以学着你们这些阴阳人到处放电了。”话虽只有若殇听得见,但若殇说后可急了,即使想想也会被空间神在自己的意识海中窥视到的,这样简直是赤裸裸的讽刺呀,转而一想,便有了对策。

“好呀,我一眼看那戒指知道不简单,果然不出我所料,我这就进去!”若殇一本正经道。

“嗯!”空间神对若殇态度的改变有点不解,但没有追其究竟。

果然没发脾气,若殇长吁一口气,他万万没想到此时空间巨古神根本就没有洞察他的记忆,更何况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转移!”

下一刻若殇便出现在了铁笼的顶端,又摔了下来,同样也是没有摔伤,一阵牢骚后,也没有继续抱怨下去,以后多多练习一下这个转移术就可以了。来到了那具枯骨的旁边,还是有些后怕的,因为若殇最害怕的就是鬼怪了。

“怎么还不去拿呀?”空间神见若殇一动不动,呆在旁边,不耐烦地道。

“啊...可不可以不去呀?”若殇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弄得一惊一乍。

“你说呢!”

“不可以!”

“那就快去!”

“好的!”

若殇觉得好像中计了,但也无奈地缓缓把手伸向了戒指,紧张中不自觉一抖,触及到了那白森森的手骨,吓得若殇一身冷汗。

望着身旁这具僵硬的骷髅,其上已经覆盖了一层乳白色的胶质物,就貌似时光在其刻上的痕迹。但这具骷髅却不是想象中那样脆弱,因为若殇刚才触碰到它的时候,感觉到无比的冰凉与坚硬,况且紧张中的力道当然不小,但那具骷髅却没有丝毫移动,也没有丝毫损伤。

不行,一个大男孩,怎能在他人面前丢人现眼,何况是自己的师傅,再说一个三好的大男人,这点胆子也是容不得!若殇心里暗暗道。

终归自尊战胜了恐惧,于是他再度把手伸向戒指,直到碰到了它。

只不过这枚戒指没有被若殇取下,而是猛烈震抖着,连同骷髅那只只剩瘦骨的手也一颤一颤地。若殇有种不详的预感,此刻他也清晰地感受到从戒指里面传来的强烈的波动。

他立刻想到空间神,但此刻他却无法说话,连同跟空间神的联系也被一抹无形的能量隔开!顿时,戒指在若殇慌乱的一刹那,从紫宝石中射出一道紫色的光芒,亦也射进了若殇的眉心,单纯的一种能量,竟然比若殇在地球上所吸收的七色光芒能量还要庞大。

强烈的晕眩感让若殇来不及痛骂,心中无比冤枉:为何那些鬼东西都要往自己的眉心里窜?自己招谁惹谁了我!

只是这次若殇没有昏迷,因为上次吸收七色光芒的时候,它已经将若殇的七经二脉冲破,所以现在所吸收的能量,直接运转全身,没有经过经脉的运行,导致吸收快了不少,而且似乎也没那么痛苦,但是,接下来若殇发现自己错了。

紫色的光芒射在若殇的眉心,立刻运转全身,先前的七色光的能量让若殇感到温暖,而这些紫色能量却让他感到心寒。

紫色光芒再度改造着若殇的身体,本来的七色光的能量被挤到了另一边,跟这紫色光芒隔离开来,变成了两条单独运转能量的甬道,一条运转七色光芒,而另一条,则运转紫色光芒。

改造完这一切后,紫色光芒又从全身汇聚在眉心,而从那戒指射出的能量犹如源源不断的洪流,此时已经远远超出了若殇的承受范围......

“吼.....”

随着若殇痛苦的一声暴嚎,眉心出闪现了一个漩涡,从中冲出一枚闪着光华的独角,就好比若蓝的独角,只是他的独角颜色不一。

开始闪现的时候是闪着红色的光芒呈红色独角,而且眼瞳也瞬间变成红色,接下来变成了橙色,然后是黄色、绿色、青色、蓝色、紫色,直到幻化为紫色的时候,才停止转变。但这时从戒指射出来的能量,却还是没有停止。

“不行,这样下去这小子会被能量充满而暴死的。哎,或许这次沉睡后这个怪人会对得住自己的这个禁能魔法阵!”意识海之中的空间巨古神刚开始还不至于慌怵,但感受着若殇能量的饱满程度,已经无法可想了,他叹了一口气:或者,注定就该这样吧。

一分钟过去了,在若殇快承受不住的时候,突然意识海闪现出一个魔法阵,一个闪着耀眼的蓝色光芒的魔法阵,那些无限涌进的紫色能量,也开始往里面涌了进去,若殇的痛苦有了一个缓解。

许久,戒指暗淡了下来,紫色能量于空间巨古神施下魔法阵到现在已经有一个多小时了,才善罢甘休,停了下来,此时的魔法阵似乎也快到了承受的极限,暴闪的光芒也骤然淡了下来。

山洞里,若殇的喘气声在这密封的空间中回荡。

“这是怎么回事,那紫色能量,怎么办?”若殇恍着神识,许久道出这句话。

“本尊已经用禁咒级别的魔法阵把它暂时封印在魔法阵内,只是它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露泄出其中百分之一的能量,这样已经足以让你好好的利用这能量了。”

若殇感到了意识海空间巨古神的那团本源正在黯淡,心中突发不安,问道:“你怎么了?我怎么感到你的能量正在消失?”

“本尊刚才在本源能量的状态下强行施放禁咒,这段时间本尊会进入沉睡,你也利用这一段时间,好好的在冰幽大陆上生活,记住,你不能死,你死我也会陨灭!”

若殇愣了一下,但转而也坦然过来:沉睡也好吧,这样自己的隐私就不会掌握在一个人的手里了。虽然这样想有点不尽人道,但是这确是若殇真实的想法。而他也有另一种回报方式,那就是在这个大陆活出一番天地,不为空间神所失望吧。

“即使不为你,我也舍不得死。哦,刚才那个独角是怎么回事,难道我被改造成兽了?还有那紫色光芒是什么能量,怎么这股能量比起我身体的其它能量,有着本质上的区别?”若殇问道。

“你也知道能量的不一样啊?桀桀,告诉你你可能会不敢置信,那庞大的紫色能量是魔气,而你.....已经被那团能量改造成魔族!”

太好看啦!
打赏
点赞
(快捷键:←) (快捷键:→)
返回首页¦返回目录 ¦ 返回书页 ¦ 打开书架

扫码关注公众号,跟进最新精彩剧情

默认 自定义
12px 16px 20px 24px
瀑布流 滚动 全屏
反馈有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