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合作网站登陆 |会员登陆|会员注册|手机访问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悦文轩原创 翻版必究!|阅读记录 |加入收藏夹
当前位置:首页>男频>灵异>阴妻凶猛>第八章 凶手是谁

第八章 凶手是谁

阴妻凶猛作者:帝奘|字数:2781|更新时间:2016-05-02 11:42:53

第8章 凶手是谁

“陈爽在昨天死亡,那么昨天你在哪?”

我被喝问的一愣,接着就解释,我拿着王大爷给的钥匙,去了王大爷女儿的家。

“你口中的王大爷根本就没有女儿!”

警察冷眼盯着我,我被他看的很不是滋味。

“你还在继续撒谎么?”警察的表情中充满着讥讽,甚至有些厌恶。

随后他从身旁女警察的怀里哪来一个档案袋,直接把里面的东西倒在了我的床上。

是一些照片,上面都是我和几个舍友的照片。

但是不是什么好照片,这些照片上,我的几个舍友神情狰狞的对我拳打脚踢。

“你还说你和你的舍友关系很好?”

警察叹了口气,他望了眼床上散落的照片,神情中多了几丝的怜悯,但只是一闪而逝。

“虽然他们曾欺负过你,但是你不应该把他们都杀了!”

我望了眼床上的照片,有些惘然,我不记得我的舍友曾欺负过我。

太阳已经落山,病房里打着白炽灯,虽然不觉得黑暗,但是我的心却是一沉。

我盯着警察甚至有些祈求,说:“我必须回到公寓中,要不我会死了!”

警察没有搭理我,自顾自的说道:“虽然你的作案手法我们还没找到,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就是凶手,哪怕你装的再像。”

我继续乞求着,病房的灯抖了一下,我吓得脸都白了,但是警察依然不为所动。

但是好在,就在他们还要审问我的时候,医生以病人身上还有危险药物经不起刺激为由将他们驱逐出去了。

不过,那位警察临走前,还是和我说了一句话:“我一定会将你绳之以法。”

一张张照片被女警一张一张的收了回去,我看着上面一幅又一幅陌生的画面,却怎么也记不起上面的事。

“LSD,麦角酸二乙酰胺,这种药物,一个打更的老大爷,怎么可能弄的到呢?”病房的门慢慢地关上了,警察隔着门缝盯着我,直到门紧紧的关上。

他在说什么?是我杀了我的舍友?

怎么可能。

我不可能做出那种事的。

我如此的想着,空荡的病房只剩我自己,静悄悄的,但是脑袋中时不时的还会想起那些照片。

那些照片都是我没错,难道是PS的?为的是炸我?

一个寝室四个人,连续死亡三个,但我还活着。

这种事,无论是谁都会怀疑我吧。

要是我也死了……他们会不会就不会这么想了呢?

想到自己会死,我的心又不安了起来。

因为我又想起了那个神秘男子的话,我不确定今天我会不会遭遇不测。

病房里很亮,我却没有一点的安全感,我瞪着眼睛,紧紧盯着四周,我总感觉会有什么鬼祟突然出现。

“咯…咯…咯……”

毛骨悚然的声音毫无预兆的响在我的耳边,我紧张的往另一边侧一下身体,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我的床上躺着一个女人。

我吓坏了,大喊大叫着,然后医生很快就进来了。

我因为退得太猛掉在了地上,护士见我在地上连忙来扶我,要把握扶床上,但是我不肯,我指着床大喊着:“鬼!那里有鬼!”

护士和医生被我的话惊了一下,顺着我的手指看了过去,但是她们什么也没看见。

那时候床上已经没有东西了,但是我依然不敢上床,我拉着护士的衣服,想留她在屋子里陪着我,医生和护士安抚了下我的情绪随后给我打了一针镇定剂。

她们说我看到的都是幻觉,都是不存在的东西,是因为我体内有LSD引起的,所以我要冷静,不要想着鬼啊神的东西。

我很配合,因为无论是医生还是护士,她们都很温柔,很让人值得信任。

也许是有护士的陪伴,也许是镇定剂有催眠的作用,在一针镇定剂打下去之后,我很快的就睡着了。

但是糟糕的事也随之而来,那种似醒非醒的感觉又来了,而且比前几次都要诡异。

因为我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很清晰,而且还是白素素的声音,她压在我的身上,从触感上,我能感觉到她丰韵的身体,我相信那绝对不是白素素的身体,因为白素素可没有这么性感。

白素素在我的心里一直都是素雅的百合花,美丽脱俗。

“林峰……林峰……”软软的声音回旋在耳边,我的身体却一动都动不得,只能僵硬的躺着。

我想要睁开眼,看一看压在我身体上的家伙,但是这一次,连睁开眼睛都成了促望。

我只能感觉有一双冰凉的手在我身上游弋,从我的脸颊划过我的脖子,从上到下,路过我的胸口,腹部,最后落在了两腿之间。

这是春梦?

相比上两次的恐惧,这一次,显得格外的香艳。

当第二天的太阳照在我的脸上,醒过来的我不禁开始回味昨天晚上的遭遇,我感觉一定是我白天太想白林了。

但是,当我掀开被子打算下床走走的时候,一沓火红的钞票再次印如我的眼帘。

我甚至不需要去数,都知道,那一定是一百张。

我的心突然间就冷了。

那钱不是王大爷放的么?

王大爷已经死了,怎么还会有这种事?

我扫了眼我的病床,发现在屋子的两侧都装有监视器,于是便下定了决心,这事应该找警察说一下,说不准会有些线索。

警察来了,一男一女还是昨天那两位。

“你又想搞什么名堂?”男警察的神色很冷,看样子他心中已经坚信我不是好人。

但就算这样,我还是把自己身上的事又说了一遍,毕竟他不是我最初认识的那个警察,提到那个警察,我又有些好奇,原本都是那个警察负责我的案件,怎么突然就换人了呢?

而且,上来就怀疑我是嫌疑犯,我想问,但是还是忍住了,我怕我问完这句话,这个家伙会把那个很通情达理的警察也怀疑进来,说我们是共犯。

那警察看到我把一万块钱递给他,又听了我的诉说,嘲讽的笑了一下,看样子他不相信我的话,但是他还是调了一下监控。

只是……监控录像中……什么线索也没有。

那么这一万块钱是从哪来的?

我盯着警察,等待着他给我解释。

警察皱着眉,看起来有些不耐烦。

这期间,医生给我做了一个全很检查,确定我身上LSD的含量已经足够小了,不会再产生幻觉,随后我便被警察带到了警局。

到警局做口供难道就会有不同么?

我问那个男警察,男警察没有搭理我,倒是女警察看出了我心中的担心,回答了我的话,她说你放心,我们不会对你严刑逼供的。

我更加的疑惑了,如果不使用屈打成招那套,那还能怎样?

到了警局后,我的疑惑终于得到了解释,他们原来是想用测谎仪。

我在大学中了解过这东西。

也知道人在撒谎的时候,经常不经意间做一些小动作,比如鼻子上没有东西却摸了摸鼻子,头发很干净却抓了抓后脑勺。

这些表象在经过系统或者有意识的克制后,也许不会显现出来,但是人体的很多条件反射是不受思想控制的。

比如瞳孔不经意间的放大,皮下组织不经意的出汗,肠胃收缩,等等。

测谎仪便是将这些数据收集起来,查看一个人是否说谎的,所以我看得出,警察的眼神多了一些的玩味。

我坐在冰冷的铁质板凳上,情不自禁的还是有些紧张,毕竟这是我第一次进警局,警局的四面都是由瓷砖砌成的所以周围的空气不免有点冷。

“你现在说实话还来得及,毕竟就算法律上规定警察不准对犯人动粗,但是我如果把你扔进监狱,那些犯人会对你做什么我可不敢保证……”警察俯视着我,在他的眼中,我看的出,他100%的确信我就是罪犯。

我对着他笑了一下,同样嘲讽的说道:“这就是你的正义?”

他没有回我的话,这让我的话看起来有些白痴。

“这是我给你最后的一次机会,交代你的犯罪经过,否则只要测谎仪上显示出你说谎,我绝对会让你后悔曾经说过的说有的谎言。”

警察的脸从上到下向我压来,几乎要贴在我的脸上,还有那令人作呕的烟草混着韭菜加大蒜的气息。

太好看啦!
打赏
点赞
(快捷键:←) (快捷键:→)
返回首页¦返回目录 ¦ 返回书页 ¦ 打开书架

扫码关注公众号,跟进最新精彩剧情

默认 自定义
12px 16px 20px 24px
瀑布流 滚动 全屏
反馈有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