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合作网站登陆 |会员登陆|会员注册|手机访问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悦文轩原创 翻版必究!|阅读记录 |加入收藏夹
当前位置:首页>女频>古言>深宫锁凰孽>第十一章 常道人心不如水(1)

第十一章 常道人心不如水(1)

深宫锁凰孽作者:白鹭未双|字数:1516|更新时间:2015-07-10 16:24:21

“芍药姑姑说不定是高看我了。”凉月淡淡地侧头,冷声道:“他救我一命,我替他做事是应当,没有什么伤害不伤害。这次以后,我欠他的唯剩一个真相,从此各不相干。我对他,没有你想的那样好。”

闻言,芍药也不争辩,仍是笑道:“好也罢不好也罢,总之还有三个月的时间,你且把身子养好,早日还自己一个清白。”

凉月应了一声,低头瞥了一眼自己的肩膀,习惯性地往怀里掏药。手里一空才发现,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换过了。

随身带药是她的习惯,以前独孤臣也做了不少药丸药膏给她。现在没了,还真是费事。再休息一会儿,她得恢复力气然后去寻药。宫里这种温温吞吞的养伤方式,不适合她。

接下来几天,凉月都乖乖呆在厢房里哪里也没去。由于伤势未好,芍药经常来照看,明轩帝也没有说什么,倒是独孤臣很自觉地开始往厢房送药,因为他知道,就算不送,凉月以后也必然会想办法去寻。啧啧,他是好人,还是自觉着给了吧。

后宫有些人蠢蠢欲动,少不了搬弄是非的人背后嚼舌根,甚至有人在太后面前去说了几句。太后只是微笑着淡淡地道:

“后宫是皇帝的地方,皇帝做什么自然有他自己的想法,与其去干涉,不如想办法怎么能伺候好皇帝。该自己管的、不该自己管的,都要分清楚了才好。”

太后此话一出,再没有人敢多言。凉月安静地养了几天伤,到了第五天,终于能下床了。

清晨的空气甚好,虽然天还没有大亮,但是也到了凉月平时练剑的时候了。因着那伤,舞剑是不太可能,但是在院里动一下还是可以的。本来就醒了,躺着难受,凉月穿好芍药准备的宫女衣服,走出厢房开始边散步边想事情。

有些不明白轩辕子离为何给了她三个月,按平时的速度,哪怕情况复杂,半个月也就够了。只不过是不能用令牌,然后行动有些限制,其余的也没什么。

关于那件事,她在地牢里的时候就想过。信件是三皇子傍晚给她的,她看也未看,直接带去了西郊别院,中途没有遇见过任何人。到了别院的时候轩辕子离坐在书房里,按照习惯,她只是将信放在了书桌上转身就走了,轩辕子离也照常嗯了一声什么也没说,一切都很正常。

然后出来的时候,她遇见了往日江湖上的仇家,当真是冤家路窄。缠斗一番天也微明,她丝毫未损,身上却是染了别人的血,这样回去也会出事端,于是便回西郊别院收拾了一番才回王府。

却哪知,一回王府就听闻出了大事,轩辕子离站在阶梯上冷冷地看着她,二话不说,先定了她的罪名。她看了他半晌,终究是任由他处置。

信你的人,不用解释也会懂你几分,断不会只听风声便疑心你。不信你的,怎么解释也没用,别人一句话就可以让一切灰飞烟灭,她又有何好争辩的呢?

她是有些意气用事了,现在想来,这件事大有蹊跷。

首先,轩辕子离不可能害自己的皇兄,那是完全没有理由的。若是三皇子还在,轩辕子离把皇位让给他都有可能,所以轩辕子离自己的嫌疑可以排除。

那么为何她分明把信给了他,后来却落到了先皇手里呢?

轩辕子离似乎完全不记得她曾经给过他信,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书房里的人是别人易容而成。

可是那段时间,每日黄昏轩辕子离都会去西郊别院,若是他人假扮,难道不怕与轩辕子离撞上么?

凉月眼眸微沉,开始联系一些蛛丝马迹,不知不觉竟已经走到了乾元宫正殿前面。

“喂,那个宫女!”

一声不耐烦的声音打断了凉月的思路,她抬头,却是前方一个拿着扫帚的宫女在唤她。凉月面无表情地走近,一身的寒气吓得那洒扫宫女一抖,竟不自觉地后退了几步。

“何事?”凉月淡淡地开口,一双眼眸不带感情地看着她。

那宫女有些胆怯,眼珠儿游移了一阵子,仍是状了胆子道:“乾元宫的宫女都是要干活的,你这样闲散是个什么道理?我扫得累了,这片地你来扫!”

凉月眼梢微挑,沉默地看着面前这人,不应也不拒,就这样静静地站了一会儿。那宫女气势渐渐弱了,却是有些愤恨地道:“你聋了么?叫你扫地,听得见还是听不见?”

太好看啦!
打赏
点赞
(快捷键:←) (快捷键:→)
返回首页¦返回目录 ¦ 返回书页 ¦ 打开书架

扫码关注公众号,跟进最新精彩剧情

默认 自定义
12px 16px 20px 24px
瀑布流 滚动 全屏
反馈有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