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合作网站登陆 |会员登陆|会员注册|手机访问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悦文轩原创 翻版必究!|阅读记录 |加入收藏夹
当前位置:首页>女频>现言>新娘快跑>第三章 不详的预感

第三章 不详的预感

新娘快跑作者:流浪的土豆|字数:1998|更新时间:2015-06-05 17:01:02

一个机凌,楚妍彻底清醒过来,看到室内已亮起了灯,窗外暮色浓重,石英表指向九点。

“很疼,你放开我好吗?”楚妍试着跟这个残暴的男人用文明的方式沟通,“对我有什么不满你可以说出来,求你不要再折磨我,我真的……很害怕这样。”

“宝贝,你怎么这样说?”殷圣奕虽然微微薄醺,那双棕色的眼眸却依然冷冽慑人。松开了捏住她腮帮的大手,转而温柔地抚摸,俯近她白腻的耳廓轻魅的呵着气,“为了你我可是下了一番功夫,看我们的新房你就知道我有多重视你!”

楚妍浑身一颤,恐惧袭满了她的全身,下意识的再往后缩了缩,发现后面是坚硬的墙壁,而她并不会穿墙术。

殷圣奕没有再跟她多说废话,眸色一深,直接将她抱起来,向着大床走去。

“不!你放开我!我不要……”楚妍惊恐万状,虽然未经人事,可是她很清楚一个男人将一个女人抱到床上想干什么。拼命的捶打着他,用脚踢他,用牙咬他……所有自卫武器她都用上了。

“嗵!”她被重重的摔在床上,差点摔闭了气,一时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殷圣奕随后扑上来,将她的双腕扣进床头的手铐里,“咔嚓”一声锁上,满意地道:“尺寸很合适嘛,完全适合你!”

“你到底想干什么?”羞忿之下楚妍的泪水流下来,她的双腕被牢牢锁在头顶,动弹不得,只能死死的瞪住眼前这个可怕男人,怒声道:“你也算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难道想做出酒后乱性强(蟹)奸的事情吗?那你未免太没品了!”

殷圣奕毫不在乎的大手一挥,她身上的裙子就应声而裂,看着坦露在他面前的美丽身体,他微眯起棕眸打量她,就像一只正在打量猎物的野豹。伸手抚上了她胸前的丰盈,邪佞地笑道:“我只是在履行丈夫应尽的义务而已!”

楚妍想抬起一条腿踹飞他,可她全身不着寸缕无论如何都无法张开自己的双腿,毕竟她还是个女孩子!

“怎么不抬腿踢我?”可恶的男子似乎看透了她的犹豫,戏谑道:“难道很欢迎我跟你亲热?”

“你……你走开……”楚妍生平第一次感觉到绝望,这样油盐不进的恶毒男人实在是她毕生最大的梦靥,同时她也感觉到自己的弱小和可怜。“欺负我很有趣吗?你真是个变态加……呃!”她青紫相间的小脸上再多了一个巴掌印,可是这一巴掌并没有让她闭嘴,而是激起了她前所未有的怒火:“你凭什么打我?你这个变态加暴力狂!不得好死不得好报不……唔……”

这次殷圣奕竟然塞住了她的嘴巴,然后他开始不紧不慢的在她面前脱。衣服。欺近她,伸手揪起她美丽的长发,邪佞地笑道:“宝贝,从今晚开始,我保证每一夜都会让你过得很精彩!”

楚妍小鹿般澄澈的眼眸里满是惊惶,她双腕被锁,嘴里塞了毛巾,唯一能动的是双腿,可她很清楚抬起腿时等待着她的是什么下场。今天在车上时,她曾用腿踢他的,但……

既使她一动不动,依然逃脱不了厄运。有力的大手握住了她的脚踝,粗暴的拉起她一条修长的**,强迫她盘到他的健腰上。

她拼命的摇头,眼中的泪水泛滥而出,可这一切都无法阻止男子对她的无情掠夺。

残忍如殷圣奕并没有给她适应的时间,狂暴的在她娇躯上肆虐,横冲直撞,毫不怜惜的在她白腻肌肤上印下点点痕迹……

楚妍就像风暴中的一叶小舟,在波涛中瑟瑟发抖,痛到极致便慢慢麻木,她颓然的停止了挣扎,瞪大茫然痛苦的眼眸,像死鱼般等待着这漫长折磨结束的时刻。

终于,一切停止了,男子毫无眷恋的离开她,随便披上件睡袍,拿钥匙打开了锁住她的手铐,连一眼都没再看她,径直进了洗手间,不一会儿,就听到浴室里传来淋水的声音。

好半天,楚妍才试着并扰双腿,刚一动身体深处就传来被撕裂的疼痛,她呻(蟹)吟出声,双臂已经麻木,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缩回来。她就像一只受伤的小猫般蜷缩进薄被里,用惊恐的目光望着微微敞开的浴室。

不一会儿功夫,殷圣奕重新走出来,边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下身围着一条浴巾,露出结实精壮的上半身。

楚妍恨不得用薄被完全把自己蒙起来,可惜无论她藏得多么严实,殷圣奕还是能找得到她。

随手丢掉半湿的毛巾,他走到床前探身揪起薄被一掀,躲在里面的楚妍顿时毫无遮掩的出现在他眼前。看着缩成一团不停发抖的女子,他棕目中闪着残忍的笑意,“给你十秒钟下床,不然我还会再上去!”

“啊?”楚妍像受惊的鸟般乍毛,看着作势准备上床的殷圣奕,连忙喊道:“你不要过来,我……我下去!”

殷圣奕转过身,走到衣橱前打开橱门,从里面揪出一件黑色的连衣裙回身丢给她,声音冰冷地命令道:“赶紧换上衣服!”

“……”虽然搞不清楚他还想干什么,不过有衣服穿总比光着身子要强,她连忙抓过那条黑裙子,手忙脚乱的套上,然后强忍着身体的酸涩和痛疼,下床寻找自己的鞋子。

冷冷的睇着她,男子棕色眼眸里的情绪瞬息万变,转眼间又凝结成冰,声音比他的眼神更冷:“跟我走!”

“去哪儿?”女子可怜兮兮地问道。

“去开追悼会!”他迈近她,拉起她还未及缩回的小手,棕眸里是残忍嗜血的笑意。

“谁的追悼会?”昨天妈妈的葬礼才结束,今晚又要她去开什么追悼会,追悼谁?为什么心里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

男子吐字如魅,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是—你—爸—爸—凌—霄—的—追—悼—会!”

太好看啦!
打赏
点赞
(快捷键:←) (快捷键:→)
返回首页¦返回目录 ¦ 返回书页 ¦ 打开书架

扫码关注公众号,跟进最新精彩剧情

默认 自定义
12px 16px 20px 24px
瀑布流 滚动 全屏
反馈有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