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合作网站登陆 |会员登陆|会员注册|手机访问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悦文轩原创 翻版必究!|阅读记录 |加入收藏夹
当前位置:首页>女频>现言>新娘快跑>第二章 警告

第二章 警告

新娘快跑作者:流浪的土豆|字数:2654|更新时间:2015-06-05 17:00:12

楚妍见自己的话让这个野兽般狂肆的男人稍稍收敛了些,不禁感觉看见一丝希望,连忙再继续接道:“更何况我爸爸跟你还认识,他是冠凰财团的执行总裁,虽然人品差了点,不过我到底是他的亲生女儿,你要一直欺负我,他不会轻饶你的!”

说完这句话,楚妍就意识到自己错了。因为殷圣奕棕眸中刚刚消融的坚冰又重新迅速冷凝,唇角绽出邪肆残佞的笑,用一种近乎危险的温柔语调道:“你说得很对,就因为你是凌霄的女儿我才更要加倍地疼爱你!”

男子明明笑着对她说话,可是为什么她竟然连连打冷颤呢?还不待她反应过来,大手已摸上她被打得肿痛的脸颊,故意使坏在肿得最厉害的地方捏了把。

“啊!”楚妍疼得眼泪都流出来,这人实在太恶劣了,他为什么总喜欢弄痛她,好像她越痛疼越狼狈他就越开心越兴奋。“你到底想怎么样?让我下车,不然我会报警的……啊,你干什么?住手!”

“宝贝,你好像忘记我是你合法的丈夫,有履行丈夫职责的权利!”殷恶少一手牢牢禁固住她,一手掀起她的裙摆,大手顺着她光洁修长的腿往上一寸寸摩挲着,引来女子的阵阵颤栗。

“不……我、我是被骗被逼的……这婚姻不算……啊!”楚妍又挨了一巴掌,她感觉自己的双耳听力严重受损,几乎都听不到坏人继续发出的威胁。

再次赏她一巴掌,殷圣奕满意地睨着她惊惧的小模样,大手轻亵地挑(蟹)逗着,看她张大嘴巴想喊又不敢喊,小脸因为羞惭屈辱憋得发红,用力的踢腾着**,想将他踹开。

可惜,她这样更犹如送羊入虎口,一脚刚踢出,他就马上让她悔之不迭。

大手准确无误地抓住她踢来的脚踝,殷圣奕将她修长的腿拉起,然后盘到他健腰上,身体抵住她的柔软,阴恻恻地笑道:“宝贝等不及了?”

“……”楚妍连骂都骂不出来了,从未被碰触过的处。女地就这样被男子紧紧抵住,虽然隔着薄薄的衣料也能感到那里的灼热是多么的可怕。“不……别……这里……有人……”

“哦!”男子恍然大悟地点头道:“说得对,当着外人的面你不好意思!这样吧,我先把你送回去,晚上没人打扰的时候再跟你亲热,如何?”

楚妍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只能说:“送我回家吧,求你了!”

“好!”这次男子居然很痛快的答应,放开她的同时很体贴地为她拉下裙摆盖住那两条白皙的**,打了个响指,对前面的司机说:“先回去!”

*

等到楚妍发现车子竟然停在一个奢华宽阔却完全陌生的别墅里,才发现自己的处境并不比在车上时好多少。她几乎绝望了,紧紧扯住座套怎么都不肯下车,哭求道:“我不下去,我要回家!”

殷圣奕对待女人向来没有什么耐性,尤其对楚妍更是如此。他哪里肯将女子的眼泪和哀求放在心上,见她如此孩子气地扯住车座套不肯下车,便扣住她纤瘦的娇躯硬将她拽下来。

楚妍就像一只落入魔掌的小鸽子,在殷圣奕的怀里拼命扑棱却无论如何都挣不开他的钳制。被他横抱着,一路从外面进到宽敞华丽的客厅,再步上铺着地毯的楼梯,拐了个弯穿过一道走廊,进到最里面的一间卧房里。

卧房很大,却几乎没有什么装饰和家具。只是在最显眼的位置摆放着一张大到离谱的床。床上铺着大红色的卧具,龙凤描绣,奢华而张扬,为这素淡的房间添了几分色彩。另外一只超宽屏幕的液晶电视悬挂在床对面,算是这房间里为数不多的几样家电之一。

殷圣奕抱着楚妍,径直走到大床前,毫不怜惜地将她丢上去。

“嗵!”楚妍差点摔晕过去,待到缓过气来,还不及爬起身就听到男子冷魅的声音:“喜欢这里吗?”

见鬼,谁要喜欢这里!楚妍挣扎着爬起来,愤怒的环视四周不由呆住了。天,这是卧室吗?怎么墙上还挂着皮鞭和藤条?那边怎么有吊环?衣架上居然搭着绳索……

有莫名的寒气从她的尾椎骨升腾起一直蔓延上向,头发根根坚起。这里怎么越看越像电视上演的刑讯室呢?

“宝贝,看我们的新房漂亮吧!”男子棕色眼眸含着恶毒的笑意,薄唇勾起一丝残佞,声音却温柔得像跟情人倾诉衷肠的情郎:“为了迎接你今天的到来,昨晚我可是连夜赶着让人收拾布置出来!现在我还有事情要去忙,你先在这里慢慢欣赏,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等晚上回来再告诉我!”

“啊!”楚妍这才回过神,忙连滚带爬地下了床,可是男子却像敏捷的豹般跳到门口,在她扑过来之前毫不犹豫地关上了房门。

“不,放我走!”楚妍疯狂地捶打着房门,用力地扳着锁柄,可是无论她怎么折腾,厚实坚硬的房门都丝毫无损。“来人啊,放我出去!外面有人吗?求求你们行行好,打开房门吧!呜呜……”

闹腾了半个多小时,她手背都捶肿了嗓子也喊哑了,仍然没有任何人理睬她,房门依旧纹丝不动。

她颓然地跌坐在地毯上,连流泪都没有了力气。回头再环顾一遍室内,看着那些可怕的刑具,纤瘦的身躯禁不住阵阵发抖。

殷圣奕到底想干什么?他跟她之间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她该怎么办?

背靠着房门,她无助的抱紧自己的双膝,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如同电影胶片般在她的脑海里一张张翻过。

虽然很多事情她一时想不通,可是她终于明白了一点:所有不幸都源于她刚刚认的生物学爸爸凌霄!

谁能想到冠凰财团的执行总裁竟然是个大骗子呢?更想不到他竟然连自己唯一的亲生女儿也骗!想到这里她简直痛不欲生,岂是一个“悔”字了的?

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她被囚禁在这间可怕的屋子里,以后等待她的将是什么样的命运?凌霄呢?他就任由她待在这里任凭殷圣奕的折磨吗?

哭累了,她慢慢爬起身,再环顾一遍室内发现里侧还有一扇门。她连忙走过去,扳动锁柄居然推开了。心头一喜,待到看清里面只是间面积宽敞装修豪华的洗手间时,又重归失望。

哭闹了半天,感觉脸上身上都很粘腻,便到浴室里冲了个澡。

洗完澡,她感觉头晕眼花,瞅一眼墙上挂的石英钟,才发现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她被关在这间屋子里似乎已被人遗忘,没有人关心她饿不饿,也没有人来给她送饭。

心里乱糟糟的,倒也没感觉到饿,渴的时候只到洗手间里捧了几捧自来水喝。

很累很疲惫,可她对那张铺设着红色卧具的大床却有着本能的畏惧(发现床头上居然有类似手铐的东西),宁愿蜷缩在地毯的一隅也不愿躺到床上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好像还做了一个短暂的梦。梦见自己重新回到教堂,跟一个面目模糊的男人举行婚礼,她本能的想逃走,可手腕被大手牢牢抓住,任凭她如何挣扎都无效。这时神父问她:“是否愿意嫁给……为妻?”

她听不清那个男人的名字,却再次大声地喊道:“不愿意!我要回家找妈妈!”

“哈……”一片轰堂大笑,她怔住了,看着一张张狂笑的脸,都那么狞狰,唯独眼前的男人始终面目模糊,可是他那双大手却是楚妍所熟悉的——可怕!

大手捏起她的脸蛋,弄疼了她紫肿的腮帮,疼得她直吸气。这痛疼越来越强烈越来越真实,让她从混沌的梦境中清醒过来,睁开眼睛就看到殷圣奕那张放大的俊脸近在咫尺,同时她也嗅到了淡淡的酒气。

太好看啦!
打赏
点赞
(快捷键:←) (快捷键:→)
返回首页¦返回目录 ¦ 返回书页 ¦ 打开书架

扫码关注公众号,跟进最新精彩剧情

默认 自定义
12px 16px 20px 24px
瀑布流 滚动 全屏
反馈有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