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合作网站登陆 |会员登陆|会员注册|手机访问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悦文轩原创 翻版必究!|阅读记录 |加入收藏夹
当前位置:首页>女频>现言>新娘快跑>第一章 跑

第一章 跑

新娘快跑作者:流浪的土豆|字数:2481|更新时间:2015-06-05 16:59:23

新婚夜,等待着她的不是恩爱缠绵竟是可怕的折磨和羞辱。

他就像嗜血的魔鬼般揪起她的长发,笑得邪佞而残忍:“宝贝,从今晚开始,我保证每一夜都会让你过得很精彩!”

***********

一场错误的婚姻几乎毁去了她的一生,纤弱如她怎么都摆脱不了恶魔的爪牙,曾经所有美好都离她远去,生命里只剩下绝望和痛疼。

他捏起她满是泪痕的红肿小脸,邪笑道:“说实话,你的身体滋味真不错,我发现我都有点迷上你了!”她紧紧咬着唇,微闭的纤长睫毛上挂着一滴晶莹的泪珠,惨遭蹂躏的身体在微微颤栗着,苍白而可怜。

魔鬼之所以可怕是因为他冷血冷心冷情,当楚妍发现原来他的血也可以沸腾他的心也可以痛疼他的情居然深沉似海,他在她面前便变成了不堪一击的纸老虎。

人****到绝路时反而会无所畏惧,被压榨折磨****的羔羊居然也会奋起反击。

“请问你愿意嫁给殷圣奕先生为妻,无论……”

“不愿意!”

*

七月,香港,北区。

神圣庄严的教堂里传出楚妍挣扎的怒喊,她穿白色的婚纱挽着乌云般的发髻,明明是新娘子的打扮,可清丽的小脸上却布满了惊恐和愤怒。

实在想不到她竟然会被自己的爸爸骗到教堂,然后被一个恶少硬拖去举行婚礼。更可怕的是,没有人理睬她的反对和呼喊,甚至在神父问她愿意不愿意嫁给殷圣奕为妻时,她大声地喊不愿意也没有改变即定的事实。

除了知道她的新郎名叫殷圣奕,其他方面她基本对他一无所知。

殷圣奕英挺健硕的身材,微黑的肤色,深刻立体的精致五官有着混血儿的俊美无双。这样外表卓然超群的男子气质却是冷寒的,他那双棕色的眼眸在睇向楚妍的时候冰冷无情甚至带着一丝让楚妍心悸的厌恶和憎恨。

自己从来都不认识他,两人之间根本就没有任何感情,可是今天他却跟凌霄共同设了这个局,强迫她跟他结婚。

她挣扎她反抗她尖叫,可是一切都是徒劳,这场安排好的婚礼纯粹是在走过场,无论她情愿与否都不可能改变。

殷圣奕为什么要强迫她嫁给他?父亲凌霄为什么要将她丢给这个男人?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阴谋?单纯的她实在想不通。

可是她本能地感觉到大祸将要临头的不妙,好像明明预见前方有个万丈深渊,却被人硬拖着往前走,等待她的不是粉身碎骨就是尸骨无存。

看着惊惧惶恐的楚妍,殷圣奕俊颜上含着淡淡的讥讽,薄唇勾起冷邪的弧度,棕色的眼瞳就像深邃的冰海。他强硬的将钻戒套进楚妍的无名指,她顿时像被烫到般惊跳起来,竭尽全力地嘶喊:“我不要!你放开我,我不会嫁给你的……呃!”

试问,哪个新娘子会在结婚的教堂里挨新郎的耳光?楚妍算是第一人。

从小到大楚妍从没有挨过巴掌,哪怕一声大气妈妈都没有呵她一下。现在,她被殷圣奕毫不留情的铁掌扇得脑袋都偏到一边,眼前金星乱冒,一侧耳朵顿时失聪,当然她的乱喊乱叫也哑住。

实在不敢相信,这个外表如此出色的男子竟然还会打女人!她错愕地望着他,一时间忘了挣扎。

“别在我面前显摆你的大小姐脾气,再不听话还有你的苦头吃!”殷圣奕阴冷的语气完全没有感情,他有些不耐烦地拖拽着她的胳膊,毫不留情地在她洁白的皓腕上留下乌青的勒痕。冷声命令道:“跟我走!”

“不!”楚妍缓过气来又本能地拒绝,还不待她做出相应的反对的动作,脸上又挨了一巴掌,“啊……”

“看来你记性不太好!”殷圣奕棕眸闪着狠鸷的寒光,邪魅笑道:“多给你两巴掌是不是就会记住不听话的苦头?”

男子的手好硬,连挨两巴掌,楚妍被打得晕头转向,眼前发黑,嘴里又腥又咸。感觉头皮一紧,她就被他揪着如云的发髻踉踉跄跄地向门口走去。

发髻间簪戴的鲜百合花因为男子大手粗暴的蹂躏,掉落到地上,随即被后面跟上来保镖的皮鞋踩烂。

天,怎么会发生如此可怕的事情?都没有人出来阻止这个男人的恶行吗?她无助地吊在男人的大手里,双手本能地抓挠着想去保护已快被男子揪掉的头皮,脚下跌跌撞撞地走着,喉咙里只能发出断续的低低哀鸣。

事情缘于她母亲的去世。

跟妈妈相依为命地过了这么多年,妈妈临终前要求见见她的亲生父亲凌霄,她才知道这个冠凰财团的执行总裁,掌握着整个东南亚经济命脉的男人,就是妈妈爱了二十多年的人。

妈妈的离世让凌霄有了充足的理由带走楚妍,沉浸在丧母之痛里的她就这样被凌霄带回家。

“楚妍,我曾经亏欠你们母女俩太多,以后我会好好补偿你!”凌霄信誓旦旦,满脸真执。

想到这里,楚妍不禁苦笑。补偿她?刚认了她这个女儿一天,他就迫不急待地将她骗到教堂嫁给这个暴戾的殷圣奕。这样的终身大事,事先没有跟她透露半点风声,更不要说跟她商量,他就是这样来补偿对她的亏欠吗?

也许,这场婚姻对凌霄来说只是一场交易,而对楚妍来说却是一辈子总也醒不了的噩梦。

婚礼在喊叫怒骂和巴掌声中结束,殷圣奕拖拽着她出了教堂,走下台阶,来到停车的地方。打开车门,将她塞进去,然后再甩上,走到另一边上车。

盘起的长发散乱下来,嘴角火辣辣的疼,脸颊更疼,头皮也疼,手腕痛……总之全身上下好像就没有不疼的地方。

还没等她喘一口气,发现殷圣奕又从另一侧上了车,她顿时如同惊弓之鸟般扑向车门。可是拼命扳嵌捶打车门都纹丝不动,竟然锁死了。

“宝贝,看到我用得着这么激动吗?”这位刚刚成为她新郎的男人再次欺上来,并且握住她纤细的玉臂将她搂到怀里。

“放开我,你这个野蛮的流氓……”楚妍从来没有骂过人,是殷圣奕逼急了她,可随即她又为她的话付出代价。

“流氓?”殷圣奕笑得邪魅而狷狂,大手从她低低的领口探进去,握住了她的丰盈然后狠狠一捏,摇头啧啧问道:“宝贝你见识过流氓吗?”

“啊……”楚妍痛得差点弹跳起来,本能地想挣脱,可纤弱的娇躯哪里抵抗得过可怕的魔掌,她落到他的怀里。过去二十年里,她从未想过世间竟然有这种****无耻的男人。她从未被探索过的美好被肆无忌惮地摧残蹂躏,痛疼和屈辱几乎令她发狂。“放开我,你这个恶棍,不许用你的脏手碰我!你这个龌龊****的男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根本不认识你……呜呜,我妈妈刚刚去世,我都没有来得及在墓地里多陪伴她几天……你们为什么要骗我结婚?我不要结婚,我要为我的妈妈守孝……”

殷圣奕眼中冷酷的阴鸷微微一滞,因为她看起来就像个惊惶无助的孩子,昨天她妈妈刚去世……森冷的棕眸就像寒冰突然遇到春阳,似有消融之势。

可下一秒钟,楚妍的话又让他眼中刚刚融化的坚冰又冷硬如千年玄铁。

太好看啦!
打赏
点赞
(快捷键:←) (快捷键:→)
返回首页¦返回目录 ¦ 返回书页 ¦ 打开书架

扫码关注公众号,跟进最新精彩剧情

默认 自定义
12px 16px 20px 24px
瀑布流 滚动 全屏
反馈有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