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合作网站登陆 |会员登陆|会员注册|手机访问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悦文轩原创 翻版必究!|阅读记录 |加入收藏夹
当前位置:首页>女频>古言>深宫锁凰孽>第八章 凰落九天始辗转

第八章 凰落九天始辗转

深宫锁凰孽作者:白鹭未双|字数:3057|更新时间:2015-07-08 16:21:17

良妃和淑妃都是一怔,接着都噤了声,忐忑不安地抬头看帝王的表情。

皇帝的行踪,后宫里的人怎么会不知道?帝王去宗人府地牢的时候她们自然就都得了风声,更不要说独孤大人连夜被传进宫,帝王亲自将一人抱入乾元宫这种事了。至于那人是谁,被关进宗人府的,还能是谁?

不过明轩帝的性子,谁也吃不透,大胆如淑妃也不敢再开口,只静静等着下文。

轩辕子离扫了这两人一眼,目光落在淑妃身上,开口道:"淑妃向来心直口快,这会儿怎么不回朕?"

淑妃立刻就跪了下去,良妃被她一惊,腿跟着一软,差点也跪下去了,身边的明兰连忙扶了一把。

"臣妾...臣妾昨晚身子不适想传太医瞧瞧,哪知道宫女去了太医院却没找着太医,一问之下才知道都是去乾元宫救人去了。臣妾以为龙体有恙,吓得连忙往乾元宫赶,却在半路被宫人告知不是皇上有事,而是..."眼里的泪水抑制不住地滚落,淑妃红着眼睛抬头,似怨似嗔地看向帝王,哽咽道:

"陛下您明知萱儿爱吃醋,却偏偏一声不响留人在乾元宫过夜,可不是把萱儿的心放在油锅里煎么!萱儿就是疼了,才不要忍着装大度。萱儿就想问皇上,她哪里好,可以让皇上这样破例待她?"

淑妃的声音很是娇媚,一双翦水秋眸看得人心都软了,饶是这话再大逆不道,也是让人怒不起来的。再和上这样我见犹怜的姿态,若是一般人,说不定就被蛊惑了去。

明轩帝却没有太大的反应,只垂了眼眸看向淑妃,淡淡地道:"朕破例待谁是朕的事情。淑妃,这里是皇宫,不再是王府,你若以后再这般大胆,朕不一定次次都容你。起来罢。"

淑妃一顿,旁边的宫女已经伸手来扶,便只得顺势站起身子,朝帝王微微一福:"多谢皇上恩典。"

帝王侧头看向芍药,后者点头进了乾元宫,将内殿的帘子重新放了下来。

"都进去罢,外面站着也不像话。"轩辕子离一挥袖子踏进了主殿,良妃瞥了淑妃一眼,连忙跟上。

淑妃缓了缓气,眼里划过一道暗芒,理了理裙子也跟着进了乾元宫。一众宫人自然都留在了外面。

刚放下帘子,芍药就吓了一跳。

龙榻之上,明明是重伤的凉月居然撑起了半个身子靠在了床榻的里侧,看样子人还是昏迷着的,只是下意识的动作,在不熟悉的地方尽量保护着自己。

突然有些心疼,芍药走过去,将她的头轻轻扶到枕头上躺好,顺带给她盖上被子,轻轻拍了拍。

她看过的人太多,所以一眼就知道顾凉月虽然外表冰冷,其实心里也只是个脆弱的姑娘,不懂得争不懂得抢,也没有什么心计。拨开浓浓的杀气,这姑娘其实比谁都单纯,陛下若是错过她,当真是丢了宝了。

总在主殿也不是办法,现在也搞不清主子的心思。若是有意放过凉月,还是得先把她移到其他地方去罢。

外面有说话的声音,帝王应该可以应付那两位主子,现在她要做的就是给凉月喂药。药煎好有一阵子了,刚才一耽误,现在都已经快凉了。

舀了一勺药,芍药小心翼翼地将顾凉月的头放在自己的腿上,捏开嘴唇将药给她喂下去。虽然洒了许多,但好歹是喂进去一些。

快喂完的时候,不知道是眼花还是怎样,芍药觉得凉月的眉头似乎皱了一下,接着眼睑就有些动静了,像是快要醒的样子。

赶紧将碗放在一旁,重新给她盖好被子,芍药拿过自己的手帕帮她擦了擦嘴角。可是看了半天,好像刚刚的动静都是幻觉,顾凉月依旧沉睡着不曾有苏醒的迹象。

叹了口气,芍药瞥了一眼药碗,又看了看床榻上的人,干脆将剩下的药一起喂了,以免喝得不够减轻了药效。

哪知,一勺药刚送进凉月嘴里,这张倾国倾城的冰颜就突然皱了起来,接着就是大口大口地将药往外吐,明明眼睛还闭着,身子却颤得厉害,吐得昏天黑地,直将刚刚喂的药都给吐完了为止。

这动静可不小,外面的人瞬间便听见了。明轩帝眉梢一挑,轻唤了一声:"芍药。"

芍药正将顾凉月扶回床上,听得帝王传召,连忙走了出去,行礼道:"奴婢在。"

"怎么回事?是醒了么?"

芍药顶着三方灼热的视线,低头道:"回陛下,没有,只是喂的药都吐了出来。"

轩辕子离皱眉,神情也严肃起来,良妃见状,连忙道:"还不宣太医来瞧瞧?"

"不必。"明轩帝挥了挥手,冷冷地道:"尊卑有别。"

芍药一怔,不解地抬头看向帝王。其余两人也是疑惑地看着明轩帝,甚是不解这句话。什么叫'尊卑有别'?

"皇上..."芍药开口欲言。

"传朕旨意,顾氏死罪可免,念其功劳,贬为乾元宫宫女,终身不得出宫。"

帝王的声音清冷,却响在下面三人心里,芍药只顿了一顿,便平静地福身领旨。良淑二妃则是奇怪莫名。

宫女?不是嫔妃也不是其他什么,陛下竟要她做乾元宫的宫女,这倒是在她们的预料之外。

"她伤没好,就特意恩准其先养好伤。"轩辕子离神色阴沉,吩咐完就看向其余二妃,大有赶人的意思。

两人虽然不甘,不过顾凉月到底是没有进后宫,也让她们松了口气。宫女嘛,处理起来方便多了。于是两人都乖巧地同帝王告辞,回了自个儿的宫里去。

"要宣独孤大人么?"待二妃走了,芍药才似笑非笑地看着座位上的帝王,轻声问。

皇上这次比她想象中仁慈了许多,居然留凉月作乾元宫的宫女。不是浣衣局,也不是其他宫,偏偏是乾元宫...

"宣罢。"明轩帝起身往内殿走去,一张脸上又结了霜,看不出在想什么。

芍药领命而去,不一会儿,便引了独孤臣进来。

独孤臣打着呵欠瞟一眼床边的帝王,又看看床上那依旧昏迷的人,嘟囔道:"臣参见皇上。"

"免了,去看看。"帝王朝独孤臣挥了挥手,后者慢慢走过去,查看了一下顾凉月的面色,挑眉看向床边的药渍,道:"吐药了?"

"嗯,这是为何?"芍药眉头微皱,喃喃道:"前半碗还好,最后喂了几口就全吐出来了。"

独孤臣微微一哂,啧啧道:"好事,她肯吐了,就是好事。"

"此话怎讲?"芍药见帝王没有过问的意思,便继续开口问。

独孤臣瞥一眼帝王,笑道:"这冰块儿最怕苦药,没见我以前都只给开了外敷的药么?能吐药说明有知觉了。真不愧是顾凉月,换作其他人,早疼死了。"

明轩帝坐在旁边的榻上,静静地端了茶饮。闻言只是轻轻点头,曼声问:"她还有多久能清醒?"

走到帝王身边坐下,独孤臣摸了摸下巴看着他道:"嗯,大概今天傍晚就能醒了。陛下打算把她怎么办呢?"

今儿早朝他也去了,要不是学会忍了,当即就想把墨致远给拖出去。这老家伙净不干好事,他这一开口,原本帝王打算原谅顾凉月现在都不可能了。他还想等这冰块儿清醒了好生问问情况呢,要是帝王下狠招,那可就没意思了。

"朕下了旨,免她死刑,收入乾元宫做宫女。"明轩帝喝了一口茶,从容地道。

眼眸一亮,独孤臣刚想开口调侃帝王两句,却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乾元宫的宫女?"

"嗯。"

独孤臣沉默了,乾元宫是明轩帝的寝宫,算是把顾凉月放在眼皮子底下了。可是原王妃贬作宫女,岂不是有些怪异么?子离似乎是想把顾凉月往风口浪尖上推啊,这旨意一下,后宫岂会安宁?

芍药犹豫了一下,上前道:"既然是收入乾元宫,那奴婢还是带人将凉月移个地方罢,这龙榻也得换新的,以免耽误皇上休息。"

明轩帝看了龙榻一眼,点头:"午间朕要去太后宫里,你便把这些处置好罢。"

"是。"

吩咐人进来打扫了一番药渍,芍药将乾元宫侧殿一处的厢房收拾了出来。独孤臣坐在茶厅里喝茶,看着芍药在外面忙碌,闲闲地问:"陛下,早上墨老头的话您不会当真听进去了罢?"

明轩帝沉默,端着茶盏一言不发。独孤臣有些急:"您明知墨老头是惯常对着你干的,那样说分明就是想您认定书信之事是顾凉月所为,岂非太过明显?您怎么还会信?"

帝王抬眉,突然弯了弯唇,吓得独孤臣一抖。

"朕信与不信,全看顾凉月能否说服朕。若是她能,朕也可以放她一马,哪怕她真是凶手。若是不能,朕必诛之,哪怕她是无辜的!"

好生霸道的说法,独孤臣撇嘴,分明就是杀与不杀全看他心情,当真是折磨人的。

正想开口,一道沙哑的声音却从内殿里传来:

"你要我如何说服?"

太好看啦!
打赏
点赞
(快捷键:←) (快捷键:→)
返回首页¦返回目录 ¦ 返回书页 ¦ 打开书架

扫码关注公众号,跟进最新精彩剧情

默认 自定义
12px 16px 20px 24px
瀑布流 滚动 全屏
反馈有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