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合作网站登陆 |会员登陆|会员注册|手机访问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悦文轩原创 翻版必究!|阅读记录 |加入收藏夹
当前位置:首页>女频>古言>深宫锁凰孽>第七章 红墙深深深几许

第七章 红墙深深深几许

深宫锁凰孽作者:白鹭未双|字数:3027|更新时间:2015-07-08 16:20:56

朝阳初升,洒扫的宫人纷纷散去,乾元宫一片阳光笼罩。还是初春时分,莺雀几鸣,很是美好的天气。几支春花新开,香味也浅淡宜人。

可是没过一会儿,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便在乾元宫门前响起,扰了一方宁静。芍药站在殿门前,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早知道后宫必有人按捺不住,不过想不到竟还是这位主儿。如今不同在王府,再这样骄纵下去,可怎生是好。

良妃带着明兰和几个小宫女气势汹汹地往乾元宫来,远远地就看见门口垂手站立的芍药,当下更是恼怒。皇上还当真是不放心那个贱人,留在乾元宫过夜也就算了,居然还让芍药亲自守着,生怕谁动了是么!

冷哼一声,良妃走到芍药面前,硬声道:“芍药姑姑,本宫来送些点心,给陛下下朝的时候用,可否让本宫进去?”

芍药恭敬地行礼,低头道:“娘娘,圣上有旨,直到圣上下朝,乾元宫谁也不可以进去。”

“呵,谁也不许。”良妃讽刺地笑了一声,伸手抚了抚自己发髻上的金步摇:“意思是这乾元宫里没进其他人么?”

芍药低眉顺目地站在一旁,仍是语气恭敬地道:“皇上的事情奴婢不能过问,不过娘娘若是非要进去,惹怒龙颜倒是其次。后宫初定,娘娘贵为妃位,多少小主们看着娘娘呢,若是出什么差错,也损娘娘威严。”

良妃一顿,一双凤眼里露出些许犹豫,她这么着急地赶过来也不过是一时被气昏了头,真若是陛下怪罪,她当真是担当不起。

可是,明明知道顾凉月在里面,难不成她就这么白白放过了么?进了地牢都能出来,若是陛下真心软又重新将她迎进后宫可怎么好?

明兰站在良妃身后,见自家主子有些犹豫,索性便道:“娘娘,皇上下朝的时间还早,既然有旨不让进,咱们便先回宫,等皇上下朝了再来可好?”

有了台阶,良妃冷哼一声正准备答应,却听得身后一阵笑声传来:

“大清早的就看见良妃姐姐,这儿可真是热闹。”

清脆如莺的声音,带了三分媚意五分傲气,朗朗地在乾元宫门口响起。芍药眉头皱了皱,抬眼看向来人。

金翠挽发,黄锦的宫装华丽大气,袖上挽了白色的轻烟纱,未见容颜气势先压人。额间贴着金花钿,双眼如珠,柳眉淡扫,可不正是原先的安侧妃,如今的淑妃娘娘么?

良妃虽然骄纵,但是也知个进退。这位淑妃就不同,其父是武将,说话向来直接而大胆,不过陛下也不怪罪,反而说她性子爽直,倒成了她放肆的倚仗。比起良妃,淑妃更让人头疼罢。

“我当是谁,原来是淑妃妹妹。”良妃勾唇笑了笑,道:“真是巧,本宫正想回去,妹妹若要在这里等圣上,本宫也就不碍眼了。”

“姐姐哪里的话。”淑妃捏着帕子咯咯笑了两声,往乾元宫里面瞧了一眼,道:“明知道皇上不在,妹妹怎么会是来等皇上的。只不过听说昨儿个夜里有个了不得的人物被接进了乾元宫,想来看看而已。”

言罢,又转头看向芍药:“姑姑守一夜了也辛苦,不如一同进去歇歇,也好照看里面那位不是?”

芍药沉默,还是朝淑妃行了礼,正声道:“淑妃娘娘,皇上的旨意奴婢不敢违抗。”

良妃站在一旁看着淑妃,不冷不热地接口道:“妹妹若是想去看,也不用为难芍药姑姑,直接闯就是了,总归皇上也会说妹妹性子豪爽,不会怪罪的。”

这话听着刺耳,但淑妃也不恼,仍是笑盈盈地道:“皇上的旨意,妹妹我自然也不敢违抗,既然皇上这么护着里面那位,那本宫且等着皇上下朝就是。姐姐既然要走,那妹妹就不送了。”

“刚才还想回宫歇息。”良妃扫了扫自己的广袖,轻轻笑了一声,道:“可是路太远,一来一回也麻烦,本宫还是等皇上下朝,将点心亲自呈上的好。若是皇上因什么事儿发了怒,说不定还可以压一压。”

这两位素来不合,见面总少不了斗一番嘴的,芍药也是见惯不怪了。只是如今好歹是在皇宫,比不得从前的王府。大清早在乾元宫里这样吵,怎么也不像话。

其实芍药也想不通为什么皇上会把妃位给了这两人,虽说她们两人以前是侧妃,但是都不是什么安分的性子,一朝为妃,还不将后宫折腾个天翻地覆么?皇上的想法,她当真是没有看透。

天已经大亮,四处的人也多了起来,芍药皱眉看着前面这两位主子,挥手招来身边的一个小太监,示意他去等着皇上下朝。

这厢正热闹,另一边的朝堂之上也是硝烟弥漫。

明轩帝眉头皱的死紧,台阶下以墨丞相为首的人跪了一片,两厢对峙,互不相让。其余的官员都是眼观鼻,鼻观心,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立后是朕的家事,丞相为何有异议?”帝王冷笑一声,明显带着怒意的声音回荡在大殿里,震得人心里一颤。

丞相墨致远抬头,不卑不亢地回答:“皇后是一国之母,并非只有皇上之妻一个身份,同时也是我天启万千子民的仪表,万不可只做一家看。”

“哦?”明轩帝笑了一声,眼里沉沉的一片:“那丞相以为,谁有资格担这国母的头衔?”

墨致远捋了捋胡须,正色道:“古人有言,‘贫贱之交不可弃,糟糠之妻不下堂’,老臣以为原王妃顾氏品行端庄,且没有犯什么过错,倒不知为何被废去了名分,导致中宫无人?”

还真是说顾凉月。轩辕子离静静地看着下面跪着的墨致远,平声问:“丞相当真不知原王妃犯了什么过错么?”

墨致远摇头:“老臣不知。”

一串玉珠被扯断了,珠子从台阶上的龙座一路往下滚,清脆的声音响彻整个大殿,噼里啪啦跳了好一阵儿,吓得众臣都抬头去看。墨致远面色平静地看着帝王,腰挺得很直,半分没有退缩。

“也罢,丞相这样执着,立后之事便改日再议。”轩辕子离突然松了口站起来,冷峻的脸上带了一层霜,冷声道:“今日便到这里。”

然后便往一边的阶梯走去。

“恭送皇上,皇上万岁万万岁。”

整齐的声音压住了各人复杂的心思,墨致远起身,神色复杂地看着帝王离去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往殿外走去。

小太监在一旁候着,见下朝了,连忙跑到四熹公公身边,耳语了几句。

四熹皱眉,担心地看了明轩帝一眼。

刚刚朝廷上闹了不愉快,皇上心情铁定不好。这会乾元宫再出什么乱子,可不是火上浇油么!恰好又是和顾姑娘有关,这人还没好,是非怎么就不断呢。

叹了口气,四熹跟上帝王的步子,犹豫了半天,还是把乾元宫的事情告诉帝王了。

轩辕子离冷哼一声,上了龙辇就往乾元宫走。早知道会不安宁,有人闹又有什么奇怪?那两人不闹他才该奇怪呢!本来打算听顾凉月解释,今天墨致远的一句话已经解释了一切,没必要再多听了。

若不是先皇有遗旨要墨致远辅政,而他又刚刚登基,他铁定第一个要处理的就是墨致远。从以前到现在,这人始终给他下绊子,更是间接害死了三哥一家,想不恨他都难。

可是看样子,墨致远倒是看好顾凉月得很哪,居然还想扶她做皇后,当真是重情重义。

天启在他手里,专政只是时间问题,他的东西,别人休想再染指半分。他不喜欢的,也不要想再硬塞给他。三哥没有完成的愿望,他会一一帮他完成,谁也阻挡不了。

龙辇很快就到了乾元宫,远远地就看见门口跪着的一片人。轩辕子离冷着一张脸,走到乾元宫门口,看着为首的淑妃和良妃道:“你们为何在这里候着?”

良妃先开口,小声地道:“臣妾是来给皇上送点心的,谁知乾元宫里有贵客,芍药姑姑奉命守宫,臣妾也就只有在门口候着了。”

帝王沉默,又看向淑妃。后者抬头朝他盈盈一笑,娇声道:“臣妾来做什么,皇上应猜得到才对。”

“哦?”明轩帝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你倒是说说,朕为什么要猜到。”

淑妃一哽,连忙低头,仍是有些不甘地笑道:“皇上大半夜抱回一个娇客进乾元宫,还让芍药姑姑守着不让咱们看,可不是成心捉弄臣妾么?臣妾心直口快,不会绕什么弯弯肠子,臣妾就是嫉妒了,这乾元宫,除了圣上,还没有人进去过呢。”

轩辕子离脸色好看了些许,淡淡道:“都起来吧。”

“谢皇上。”淑妃眼睛一亮,瞥了良妃一眼,微笑着起了身,偷偷地看了帝王一眼。

良妃咬牙,也跟着谢恩站了起来。刚想说什么,却见帝王望着乾元宫里面轻笑着问:“谁告诉你们,朕带了娇客在乾元宫里?”

太好看啦!
打赏
点赞
(快捷键:←) (快捷键:→)
返回首页¦返回目录 ¦ 返回书页 ¦ 打开书架

扫码关注公众号,跟进最新精彩剧情

默认 自定义
12px 16px 20px 24px
瀑布流 滚动 全屏
反馈有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