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合作网站登陆 |会员登陆|会员注册|手机访问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悦文轩原创 翻版必究!|阅读记录 |加入收藏夹
当前位置:首页>女频>古言>深宫锁凰孽>第五章 流光偷渡情一段

第五章 流光偷渡情一段

深宫锁凰孽作者:白鹭未双|字数:3092|更新时间:2015-07-07 16:19:27

半年前,轩辕子离当然记得。

那是大皇子与他争权争得最厉害的时候。先皇身子渐弱,开始放权。大皇子与他共执朝政,明争暗斗。偏生大皇子娶了护国公的女儿做皇妃,权势一时压他一头,护国公一派咄咄逼人,誓死要扶大皇子上位,让他很是烦躁了一阵子。

某个晚上他在书房坐着,身边只留了芍药。白钰和青玦都在门外守着,领了吩咐谁也不准放进来。看着桌上一堆书信,他沉默不语。谋臣都说最轻松的方法就是杀了大皇子,可是轩辕启都岂是那么好杀的?若是动得了,他何必留他到现在!

芍药递了茶上来,他喝了一口,眉头稍松,淡淡道:“芍药你的茶艺又精进了不少。”

闻言芍药屈了屈膝,恭声道:“主子喜欢便是煮茶人的福气了,奴婢别的也帮不了主子什么,只愿主子别累着自个儿身子。”

他轻轻点头,突然想起了主院住着的某个人。半年来,关心他身子每天送汤送药的侧妃侍妾多的是。可是那位正室,却好像一次也没有什么表示。虽然只是名义上的王妃,不过她是不是也太不称职了?

“王妃呢?”

芍药一顿,微微诧异地看了自家主子一眼,接着回答:“在主院里罢,主子要见王妃么?”

他轻嗤一声,冷声道:“不必。”

见着也说不了几句话就会僵住,还见来做什么?

芍药垂手站在一旁,没有多说什么。只待他用过茶,便端起茶杯出去了。他也没有多想,只拿起笔回复桌上的密函。

午间用膳的时候,没有看见顾凉月的影子,他也没问。青玦在一旁欲言又止,却是被练姣给挡下去了。估计是顾凉月有什么事罢。不过他实在没有多余的心思用来关心她,一大堆的事情等着他去做。反正一般人也奈何不了她的,根本无需担心。

结果晚膳的时候,顾凉月依旧没有出现。有侧妃小心翼翼地开口道:“王爷,需要派人去找王妃么?”

他看了门口一眼,一言不发地继续用膳。旁人也不敢再多说什么。芍药微微皱眉,深深地看了青玦和白钰一眼,那两人却只是轻轻摇头。

江湖人就是江湖人,哪里希冀着这四方院儿能困得住?他微哂一声,用完膳便回了主院休息。独孤臣说了晚膳之后会过来同他下棋,既然顾凉月没有回来,那直接就在主院的庭院里摆棋盘也就是了。

半个时辰以后,独孤臣姗姗来迟。两人坐在庭院的凉亭里对弈,六盏灯笼悬在亭檐上,映得白玉的棋子一片暖色。近侍都退了下去,整个主院就他们两人。

“可有想好对策?”白子落下,独孤臣轻皱了眉头开口道:“时间不多了,西南方向已经有人开始动作,不出三日,朝堂上护国公一派必有言论。”

慢慢地把黑子放在棋盘上,白子瞬间灭掉一片,他的声音清冷而镇定:“轩辕启都不除,护国公一派就始终不会松口。西南地区的粮荒是**,不是天灾,父皇理应是知道的。只是他们若要借题发挥,本王就只能接着。”

西南一方是他的管辖范围,土地肥沃,每年上贡的粮食也是颇多。今年突然粮荒,部分粮官被查出贪污受贿之事,百姓躁动,民心不安,朝里已经有言官开始弹劾他管治不力,护国公一派更是拱手看戏,就等着事情闹大的那一天参他一本,扶大皇子上位呢。

独孤臣脸色沉了沉,落了白子,低声道:“以我的武功,刺杀轩辕启都的成功的可能有几成?”

他抬头看了他一眼,摇头道:“你没必要犯险,轩辕启都身边有天绝,那是个武功深不可测的人,你去了也动不了他。”

“啧。”孤独臣烦躁地将棋子丢进棋盒:“难不成眼睁睁看着他夺权么?轩辕启都野心太大,偏生治国之道一塌糊涂,天启若在他手里,一定是战争不断,社稷动荡。更何况那位记仇的主儿,若他登基,可还有你我活路?”

他沉默,却半分不慌乱地落下最后一子,白子已是死局。

目前的局势的确是轩辕启都占上风,可是他未必没有反转的机会。只是这段时间可能得隐忍一阵了。

“王爷!”

这厢庭院正寂静,芍药却突然跑了进来,一声低呼惊扰了宁静的夜色,脸上是难得的惊慌表情,走过来就跪在了他的面前。平时一丝不苟的发髻都微微散乱了,气息也极为不平。

“怎么了?”他心里微微一紧,有些意外地看向芍药。连独孤臣也敛了神色,站起来看着她。

“请王爷速去西郊别院。”芍药顺了顺呼吸,眼神灼灼地看着他,表情似惊似喜,却统统强压成了一张冷静的脸,恭声道:“事情有些麻烦,请独孤大人同去。”

西郊别院?他愣了楞。那是他暗地里置办的一处院子,用来联络一些武士和谋臣用的地方,也是顾凉月每次交任务的地方。

可是,最近顾凉月似乎没有什么任务要做罢?那是谁会在哪里?

看芍药这神色,他也没有多犹豫,换了一身衣物便从主院的暗门出去,直奔西郊别院。

顾凉月以前是江湖上最厉害的杀手,他知道。顾凉月暗地里帮他解决了不少的人,他也知道。只是他从未见过顾凉月这样的模样,刚踏进别院,他整个人就怔在了那里。

一身黑衣和夜色融成了一片,头巾扯了下来,一瀑青丝泻在身后,些许额发遮住了她的眼睛,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杀气,谁也不敢靠近。这样的顾凉月,不同于平时的冰冷,反倒是她最真实的样子,充满嗜血的味道,残酷而冰凉。

她做什么去了?他皱眉,向前走了一步,唤她一声:“顾凉月。”

她一震,继而周身的杀气缓缓散去,慢慢地抬起了头。苍白的脸色映着鲜红的唇,妖艳不可方物,美绝人寰的容颜在夜色之中也掩藏不住光华,就这么直直地撞进他的眼里。

他抿唇,上下打量她一番,沉声道:“你做什么去了?”

顾凉月垂了眼眸,淡淡道:“看人不顺眼,动手了。虽然不算成功,但是不会有后顾之忧了。已经处理好,不会有人查到。”

带些惯常冷血的江湖口吻,听得他眉头紧皱。旁边的独孤臣倒是好奇地凑了过来,刚想说话便紧了神色,看着顾凉月道:“好重的伤,王妃您可真行,还能站着。”

独孤臣别的本事另说,医术却是极好的,听见这一句他才注意到,顾凉月身上有很重的血腥味。

她到底干嘛去了?

顾凉月沉默了一会儿,没有理独孤臣,倒是从腰间取下一块牌子,打算递给他。这晚上没有月光,是什么牌子他看不清楚,不过还是伸手去接了。

可他刚刚触碰到那玉牌,顾凉月居然就像松了好大一口气似的,整个人就往后面倒去。他心里一紧,下意识地就将她拉进怀里,却感觉手心一片温热。浓浓的血腥味间夹杂着冷香,竟让他呆了一会儿。

“啧,子离,赶紧抱她进去,希望我还能救她回来。”独孤臣连连摇头,引着他将顾凉月放在厢房里的床上,然后喊了芍药来一起施救。

谁能伤她这样重呢?他站在床边看着顾凉月的唇。那上面全是血,所以分外妖艳。她的脸色比他初见她时还要差,血染了黑衣也看不出来。独孤臣说得对,这样重的伤,她居然还能站那样久。顾凉月,你这倔劲儿到底哪里来的?

禁不住扫了一眼手里的玉牌,温润的羊脂玉,触感很是熟悉。只不过一眼,他的瞳孔突然放大,不可置信地将那玉牌拿起来仔细看着。

龙形的雕饰,和他那块一样的形状,只是这上面刻的是大皇子轩辕启都的表字,背面,还有大皇子的印鉴,分明就是轩辕皇室每个皇子贴身佩戴的象征身份的玉牌!

“看人不顺眼,动手了。”

顾凉月想杀的人竟然是轩辕启都!

饶是他再淡定也站不住了,她竟然敢去刺杀轩辕启都,她当天绝是摆着玩的么!怪不得受这样重的伤,这女人都不用顾忌一下么!

而且,她居然拿到了这玉牌,却说不算成功,那么轩辕启都是没有死么?没有后顾之忧…她是如何知道他的想法的?

床边,芍药和独孤臣在手忙脚乱地处理她的伤口,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顾凉月的脸,脑海里思绪万千,脸上却依旧没有表情。

那一次,顾凉月差点就死了,天绝的剑刺穿了她的腹部,独孤臣救了整整两天才救回来。

第二天天一亮就有消息出来,说是大皇子遇刺,已经…废了。

朝廷震动,龙颜大怒,一时间满城风雨。为了避嫌,他便呆在王府里不曾出去,也就顺便守着顾凉月,养她的伤。

这个女人帮了他的大忙,有王妃的身份掩着,谁也不知道她就是杀手,大皇子一派闹了将近三个月,也在圣上封王的安抚下渐渐平息。

大皇子已经再也不是威胁了,托她的福,他省了很多力气。

那一晚,也算是他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晚罢。

太好看啦!
打赏
点赞
(快捷键:←) (快捷键:→)
返回首页¦返回目录 ¦ 返回书页 ¦ 打开书架

扫码关注公众号,跟进最新精彩剧情

默认 自定义
12px 16px 20px 24px
瀑布流 滚动 全屏
反馈有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