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合作网站登陆 |会员登陆|会员注册|手机访问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悦文轩原创 翻版必究!|阅读记录 |加入收藏夹
当前位置:首页>女频>古言>深宫锁凰孽>第三章 道是无晴却有晴

第三章 道是无晴却有晴

深宫锁凰孽作者:白鹭未双|字数:3032|更新时间:2015-07-06 16:17:16

明黄色是只属于一个人的颜色,而那个人理应在皇宫之中,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凉月自嘲地摇摇头,彻底放弃了抵抗,任黑暗将自己一点一点吞噬。

她还是这样冷静,就算是死,也半点挣扎也没有。轩辕子离看着顾凉月渐渐涣散的眼神,眼底一片冰凉。她肩上身上全是血,总是简单挽着的发髻此时也散乱得不成样子,分明看见自己了却只是摇了摇头,就打算这样安静的去死是吗?

死是一件多么简单的事情,求生才是最难的。帝王冷哼一声,眼里暗潮翻涌,身体却下意识地伸手,捏住了顾凉月的下巴,狠狠地将那张脸抬了起来。

“顾凉月,不要挑最轻松的路走,你欠朕的,死也还不清。自己敢那样做,就要有承受的胆量。杀手生死看得淡,朕知道你不怕死,所以现在,你也死不了!”

骨头快被捏碎了,剧烈的疼痛让凉月有了一丝清醒。这回响在耳际的声音实在太清晰,一字一句都带着恨意,绝不会再是幻觉了。

轩辕子离,曾经的五王爷,如今的明轩帝,是他来了。

努力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眉眼依旧是冰雕一样的完美无瑕,凉月抿了抿唇,突然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竟不自觉地弯起了嘴角。

曾几何时她第一次看见这张脸的时候,也有一瞬间的恍惚。这眉目实在太过俊朗,眼神偏偏清冷,像极了一座精致的冰雕,轻易地就摄了人的心魄去。

但是下一秒她便明白,这个人绝对不是什么清雅公子,他有比她还快的剑,有比她还狠的心。甚至比她更适合做一个杀手。

没错,她是一个杀手,曾经是江湖上摘下铁血令的第一个女子,亦是令各个衙门束手无策的罪犯。死在她手下的贪官不在少数,劫富济贫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干过,但是更多的时候,她都是在单纯的杀人。接任务,杀人,拿赏金。这是她生存的方式。

直到那天将死之时遇见他…

“看来你还挺开心。”轩辕子离皱了皱眉,放开了她。

居然会笑,顾凉月居然也是会笑的。

他与她也算相处过一年,虽然除了任务之外没有任何的交集,但是在他的印象里,顾凉月是从来不曾笑过的,虽然那张脸真的极美,但是从来就是没有表情的。如今在这样的环境下居然笑了,他倒是好奇,她刚刚在想什么?

“不是开心才笑。”凉月沙哑着开了口,声音很小,不仔细听根本听不见。

帝王挑眉,走近了些,温热的呼吸都洒在凉月的锁骨间,声音低沉而不带感情:“那你笑什么?”

凉月淡淡地别过头,哑着声音道:“只不过是想起了以前的一些无聊的事情罢了…”

只不过是突然想到了当初他救她的时候,她第一眼看见他,也就是这样的模样,俊美得不像凡间的男子。当时她被人暗算,身受重伤,他路过,却是站在她身边冷眼看了半晌。直到她睁开眼,他才道:

“还想活么?”

从没见过这样冷血的人,淡漠而且危险。她那时候竟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然后便被他带回了王府。

她的命是他救的,偿还也是应当。只是没有想到的是,那时候,他的要求竟然是要立她为王妃。

也许是这抹笑意太过耀眼,轩辕子离很久都没有回过神。充满血腥味的大牢,一身锦服的男子和满身狼藉的女子,两厢都在出神,倒让站在外面的几个人疑惑了。

白钰扯了扯青玦的衣袖,轻声道:“青玦,你看主子的意思,似乎也不是想杀了凉月姑娘的样子啊?这样干站着做什么,一句话也不说。”

青玦摇摇头,有些担忧地看向还被绑着的凉月,低声道:“我猜不到主子的想法,但是再这样下去,不用主子动手,凉月姑娘应该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练姣下手极重,若不是凉月底子实在太好,这会子早该命归黄泉了。不过看样子,也该差不多了吧,就算还能活下来,身子也差不多该废了。

“能问您一个问题么?”凉月有些咳喘地开口,目光里突然带了一抹执拗,慢慢地抬头看向面前的帝王,小声地问。

瞥她一眼,轩辕子离点了点头。

“今晚,您完全可以不来,为何还是来了呢?”凉月低笑一声,歪着头看向轩辕子离的眼睛。

帝王淡淡一哂,负手道:“若不是芍药提起,朕也不会想到你。练姣说你还是不肯说出实情是么?”

眼里的光芒暗了暗,凉月低声道:“我说了实情,只是你们不信。”

轩辕子离冷笑一声,目光如刀一般从凉月的身上刮过。信她?她想告诉他她没有将信的内容告诉先皇,是信自己跑到先皇那里去的么?这样没有说服力的事情,要他怎么信她?

“我没有理由出卖三王爷。”凉月最后说了一句,便低头再没有开口。

她可以为了还他恩情放弃江湖人的自由,暗杀对他有阻碍之人,生死都可以不要,又怎么会在最后的时候出卖他?她能够理解三王爷的死对他的冲击,但是为什么好歹相处这么久了,他竟如此不相信她,连犹豫一下也不肯地就将她打入地牢。

真的是不在那人心里,便什么价值也没有,她生死与否,完全不在他的关心范围以内罢。

大牢一时安静,轩辕子离沉默地看着顾凉月,不知不觉竟又走了神。

顾凉月是他见过的最凉薄的女子了。虽然是做戏,不过他好歹也给过她正室的身份。然而在以前的王府里,她就像透明的一般。除了交任务以外,从未主动找过他。对于其他侧妃的刁难也总是视而不见。要不是她偶尔会带着一身血腥回主院,他真可能会忘记有这么一个人。

她到底求的是什么呢?这一年来那么卖命地为他做事,若说是还恩,早在第一次她暗杀大皇子而差点死掉的时候就应该算还完了。那为什么后来还一直相助,直到他登上皇位?

他不相信什么平白的帮助,更不会真以为有人会因为报恩做到这个地步。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她另有目的。比如说,是谁的卧底,就是要在最后的关头出卖他,好让谁上位。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一切,不是么?

什么“拼尽性命报君恩情”,什么“不求其他但求两不相欠”,若是一般的人也可能就信了她了。可惜,他见过了太多背信弃义的人,已经不会再那么简单地相信一个人。

至于要怎么处置她,轩辕子离低头想了想,废掉武功么?这对杀手来说是最痛苦的吧。抑或是一辈子囚禁在地牢?似乎不太解恨。流放、鞭笞,这些刑法都太轻了啊,该怎么办呢?

他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从未考虑过赐死顾凉月,死亡太简单了,但也的确是最狠的刑法了不是么?也就是这时候轩辕子离没有多想,所以后来才有了那么多的波折罢。

许久也没有动静,青玦忍不住低喊了一声:“主子,时候不早了。”

轩辕子离回过神,许是终于想到了什么,抬头看向了顾凉月。刚要说话,却发现后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闭上了眼睛。

她的眼睫真长,以前从没有这样近地看过她。虽然知道顾凉月有极好的相貌,但是也没有特别留意过。现在细细看着,少了冰凉多了苍白的顾凉月,看起来还真是别扭。

“怎么,想逃避朕,索性闭上眼睛么?”轩辕子离伸手碰了碰凉月的脸颊,却发现触手冰凉,一片僵冷。

这温度真像死人的温度呢。帝王愣愣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尖冷硬的触感还在,好像一条冰冷的毒蛇,从手臂延伸到心里,然后狠狠地咬了他一口。

是死了吗?轩辕子离僵硬地看着木架上的顾凉月,她一身的血好像都流尽了似的,脸色苍白如纸,身子也像破碎的棉絮一样挂在那里,半分生气也没有了。

刚刚不是还说着话么?怎么会就没有气息了?帝王抿唇,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一张冷峻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慌乱,低吼了一声:“来人。”

练姣早就按捺不住了,听得帝王的声音,立马进了牢房,青玦和白钰也赶紧走到帝王身边。

“去看看她怎么了。”轩辕子离镇定了心神,脸上恢复了淡漠的表情,仿佛刚才一瞬间的情绪波动都是幻觉一般。

练姣领命走到顾凉月身边,随意地伸手探了探鼻息,小声地哼了一声,转头对帝王道:“回陛下,顾氏已经去了。”

轩辕子离一震,不可置信地瞪着练姣:“你再说一遍。”

练姣被这眼神吓得一抖,急忙跪了下去,却仍是倔强地道:“顾氏已经去了,气息已断。”

去了?他的帐都没有同她清完,谁允她去了的?帝王冷笑一声,二话不说便拔过白钰腰间的剑,挥断凉月手上的绳索,丝毫没有顾忌地将她打横抱起,大步往外走去。

太好看啦!
打赏
点赞
(快捷键:←) (快捷键:→)
返回首页¦返回目录 ¦ 返回书页 ¦ 打开书架

扫码关注公众号,跟进最新精彩剧情

默认 自定义
12px 16px 20px 24px
瀑布流 滚动 全屏
反馈有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