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合作网站登陆 |会员登陆|会员注册|手机访问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悦文轩原创 翻版必究!|阅读记录 |加入收藏夹
当前位置:首页>女频>古言>深宫锁凰孽>第二章 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

第二章 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

深宫锁凰孽作者:白鹭未双|字数:3020|更新时间:2015-07-06 16:16:35

四熹顿了顿,有些意外地看着芍药。

以她的性子居然帮人说话,而且帮的还是早已废掉的王妃。以前也未曾听说她与那位顾氏有什么情谊,如今那人也身在牢狱,罪名确凿。这种情况下芍药实在没有必要蹚这趟浑水。

“杂家只有尽力了,主子们的事…唉。”四熹摇摇头,跟着帝王往外走。

新帝登基的之前,三王爷轩辕子都一家是以谋逆罪被先皇诛杀的。明眼人都知道三王爷无心帝位,只是为了帮助新帝而已。但是有通番的书信被揭发,先皇为了保住新帝登基,只能牺牲了三王爷。

新帝登基之后也没有再提及有关三王爷的事情,到底是谁出卖了三王爷也没有查证。只是原来的五王妃顾氏被以不贤之名休弃,没有随新帝进入后宫,反而是被打入了地牢。这其中的恩怨怕是也只有当事人知晓。

至于赐死顾凉月…四熹沉默,他只在当初五王爷成亲的时候见过那位姑娘,虽然看起来冷冰冰,但是同其他女子比起来,倒是个难得的好主儿。

大殿的门缓缓合上,芍药依旧跪着,听得圣驾的声音去得远了,她才终于跪坐了下来。

她效忠的人从来只有主子一个,王府里那么多女人她也从未私心过谁。只是顾凉月,这一年里所有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这个女子是真心对主子的,所以她不能死,至少不能这么冤枉地就死了。

天启元年,随着轩辕子离登基而搬入后宫的妃嫔们正在各自的宫里欢喜不已。从侍妾或者侧妃一下子升为后宫主子,这种喜悦当真是很浓烈的。

“在本宫看来,封妃不封妃的倒是其次,那个人没能进得了后宫,才是真的大快人心。”

筵曦宫里,封位良妃的赵氏正坐在榻上与人谈笑,昔日的侧妃装束如今都换作了妃位华丽的规制,朝天髻上的飞凤步摇随着她的大笑而乱颤,耀眼夺目。身边坐着的是孙嫔,很是得体地陪着笑,轻声道:

“听说圣上当初封她为王妃也只不过是为了回绝先皇的赐婚,那人家世背景什么都没有,不废了她,难不成还真的迎进正宫么?”

“是呢,本宫向来就看不惯她那个清高劲儿,如今终于眼前清净了,实在是痛快。”良妃又笑了几声,似乎是想起了以前很多的事情,眼神时而怨毒,时而愉悦。手里的锦帕都被绞得皱了几番。

孙嫔是最后入府的,很多事情都不知道,看着良妃这神情,当下便挥手退下了身边的几个宫女。待良妃情绪稍稍收敛些了,方才小心翼翼地开口道:“妹妹服侍圣上的时间短,姐姐是最早入府的。今夜估摸着也都难眠,也不妨告诉妹妹一些以前府里的趣事儿,也好消磨消磨时间。”

良妃冷哼一声,捏着锦帕擦了擦嘴角,曼声道:“趣事儿是多了去了,当时最招先皇疼的咱家王爷封了个来历不明的女子为妃不就是最大的趣事儿么?”

“朝里刚传出先皇要指重臣之女给王爷为妃的风声,王爷就带了个庶民女子回府,说是那人救了王爷一命,要封为王妃。其实呀,还不就是王爷不想娶有权势人家的女儿,所以找了个没身份的人回来替么?哼,别人看不出来,本宫可不糊涂,王爷怎么会平白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孙嫔低头听着,眼神深沉不明,语气却是充满了好奇:“封庶民为妃,等于放弃了丞相一方的助力,圣上为什么会这样做?”

“你果真是闺阁里呆久了,都不问朝事么?”良妃摇摇头,冷哼道:“重臣之女一旦娶了,是能轻易废的么?皇上心里有人,自然是希望那人将来坐国母之位,又怎么会平白给她添拦路石呢?咱们的陛下,可是深情了。”

“可是当年先皇怎么就真的允了呢?”孙嫔有些疑惑:“照理说当初大皇子与圣上相争,先皇又偏爱圣上,应该是不会允许圣上娶庶民的才对。”

“谁知道呢,当年圣上带了那贱人进宫去求见先皇,谁也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先皇最后到底是允了。”良妃摸了摸自己腕上的玉镯子,眼神幽幽地道:“这些帝王之争,背后多的是手段,先皇总是宠着圣上的,不然也不会把三王爷…罢了罢了,总之现在是太平日子了,咱们这些女人也不该妄议个什么,你能晓得一些大概也就是了,没必要凡事太透彻,累!”

“姐姐说的是呢,妹妹向来不问世事,倒真是什么也不懂,愚笨得紧,多谢姐姐提点。”孙嫔颔首道:“往后在宫中,也得多靠姐姐照顾了。”

“什么照顾不照顾呢。”良妃轻笑一声站起身来,抚了抚衣裙上的褶子,看向孙嫔的脸道:“本宫服侍圣上久了,难免哪天被厌倦。新人一个比一个娇艳,孙嫔你也是花一样的好相貌,这后宫的恩宠向来说不准,指不定本宫哪天还要靠你照顾呢。”

闻言,孙嫔连忙神色慌张地起身,朝良妃跪了下去,惶恐地道:“娘娘言重,圣上是念旧情的人,日子越久只会更加疼惜娘娘。新人再娇艳也比不得娘娘同圣上患难与共的情谊啊。嫔妾蒲柳之姿,自然更是不敢与娘娘争辉。”

良妃看着孙嫔深深低下去的头,发髻上几根景泰蓝的簪子素净又大方,姿态是恭敬得很,当下便笑道:“你怕什么,起来。有什么敢不敢的,本宫要的就是你争辉。女人多了,圣上的心神难免散了去,与其给别人得了便宜,倒不如让你来。”

孙嫔一顿,接着又朝良妃行了一个大礼,不骄不傲地微笑道:“嫔妾多谢娘娘栽培。”

“省了,起来吧,时候也不早了。”良妃看了看外面,皱着眉头喊了一声:“来人。”

筵曦宫的大宫女明兰进了来,屈膝行了礼:“娘娘,奴婢在。”

“皇上今儿个不入后宫么?”

明兰顿了顿,看了良妃身后站着的孙嫔一眼,低声道:“回娘娘,皇上没有进后宫,是…去别处了。”

听得皇上没有进后宫,良妃的眉头才松了松,理着衣袖漫不经心地问:“那是在御书房还是乾元宫?吩咐小厨房炖些补品,本宫去看看。”

明兰犹豫地看了看自家主子,喃喃道:“也不是…皇上他…”

良妃瞪了明兰一眼,不耐烦地道:“有什么好支支吾吾的?快些说,别误了本宫时辰。”

“奴婢该死,皇上他…去宗人府了。”

孙嫔一惊,良妃更是一顿,目光里满是不可置信:“你说皇上去哪儿了?”

“宗人府…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娘娘息怒啊!”看着良妃突然凶狠起来的目光,明兰赶紧跪了下去,一个劲儿地磕头,急忙道:“本来皇上在乾元宫里改折子呢,也没见谁进去过,有人说是芍药姑姑说了什么,然后皇上发了怒,直接往宗人府去了。”

孙嫔连忙上来帮良妃顺着气儿,宽解道:“姐姐莫怒,那牢里的终究是个快死的人,没什么好担心的。圣上是怒着去的,又不是别的什么,可别气坏了身子。”

“在牢里也能勾人,那贱人果真是好手段。”良妃捂着胸口,好不容易才顺了气儿:“芍药姑姑总是偏心那贱人,这么多年也不见她帮过谁,可气的是这宫里谁都动得,芍药的地位可是比这些后宫妃嫔还稳固,皇上怒她也照旧不会怪罪她,气死旁人也没用!”

“姐姐息怒吧,明兰姑姑也快起来。与其在这里跪着,还不如出去打听消息。”孙嫔一边扶着良妃的手,一边朝地上跪着的明兰柔声道:“牢里那边也让人盯着罢,总能宽点心。”

明兰有些讶异地抬头看了孙嫔一眼,又小心翼翼地看向良妃,见自家主子没有反对,便磕头起身,默默地退出去了。

良妃性子泼辣,难得有人能左右她的心思,这孙嫔想来也不简单。明兰揉了揉膝盖,招了几个小太监来,吩咐几声,便打发他们出去了。

另一边,明黄的龙辇已经停在了宗人府门口,帝王下了辇,径直往地牢而去。

牢房里,练姣已经打得累了,架上的女子也已经昏死过好几次。看着练姣气急败坏的神色,凉月轻轻摇了摇头。

只会一味发泄,不懂得如何用技巧取得自己想要东西的人,是不会成功的。练姣性子直,恐怕以后在宫里的路也难走。她也算是真心对待那人的人罢,可惜了。

意识有些涣散,肩上的伤已经彻骨,另外两个人都已经转过身去不忍再看。凉月觉得,今夜可能就是自己最后的夜晚了。

那个人的恩情,这一年,也算还完了罢。说到底,她不过欠他一条命,现在,也要还了。真的是两不相欠也好。

最后抬眼,凉月想再看一眼窗外的天,却不想,抬头入目的却是一片明黄色。

嗬,真的是她出现幻觉了罢。

太好看啦!
打赏
点赞
(快捷键:←) (快捷键:→)
返回首页¦返回目录 ¦ 返回书页 ¦ 打开书架

扫码关注公众号,跟进最新精彩剧情

默认 自定义
12px 16px 20px 24px
瀑布流 滚动 全屏
反馈有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