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合作网站登陆 |会员登陆|会员注册|手机访问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悦文轩原创 翻版必究!|阅读记录 |加入收藏夹
当前位置:首页>女频>古言>深宫锁凰孽>第一章 等闲平地起波澜

第一章 等闲平地起波澜

深宫锁凰孽作者:白鹭未双|字数:3096|更新时间:2015-07-06 16:15:43

宗人府大牢。

往日歇斯底里尖叫的囚犯今夜都特别安静,充满着腐烂气味的地牢里,只有最深处的一间牢房有些光亮。

“啪!啪!”

接二连三的鞭声不断响起,空气里有淡淡的血腥味。那带着倒刺的鞭子打人应是极疼,却听不见半分呻吟之音。倒是施刑之人格外激动,尖叫着怒骂道:

“还是不肯说实话是不是?顾凉月,你不要以为曾经主子给了你王妃的名分,如今就不会杀你!我告诉你,今天就算你死不承认,主子也必然不会放过你!”

木架上的女子青丝散乱,满身都是血迹,低垂着头也看不清容颜,闻言也只是淡淡地笑了一声。那音色凉薄,似讽似嘲,却也半点没有搭理她的意思。

“你!”施刑的女子大怒,抬手就要继续挥鞭,却被旁边的男子抓住了手腕。

“练姣,先停一下,你这样打下去,王妃会受不住的。”青玦皱眉看着顾凉月那一身的伤,忍不住摇头道:“主子只让审问,暂时还没有要杀王妃的意思。”

“王妃?”练姣冷哼一声:“你还叫她王妃?当初主子封她为妃也不过是权宜之计,如今主子已经顺利登基,她要是老实,也许还能入后宫。可是她居然害死三王爷一家,青玦,你还叫她王妃?”

青玦沉默,不禁又侧头看了架上的女子一眼。

一年多了,他其实已经把顾凉月当半个主子看待了。虽然主子娶她为妃只是为了避免先皇赐婚,也是因为顾凉月是最忠诚的杀手,方便行动而已。可是这一年之中,顾凉月着实帮了主子不少的忙,几次差点死掉。虽然现在证据确凿,说她是害死三王爷一家的凶手,但是其实,他是不信的。

三王爷是主子最尊敬的哥哥,顾凉月根本没有理由出卖三王爷。这一年来明面上顾凉月是王妃,实际上却还是很好地守了属下的本分,没有逾越半分。她的性子太凉薄了,从来不去争取,也不能怪主子总是无视她,甚至这次只是有了嫌疑,主子便一点犹豫也没有地将她打入地牢,完全没有念及一年的夫妻情分。

“好了,练姣。”一旁的白钰也忍不住开口:“光打也问不出什么,你打一天了也不见她开口说话,还不如好生问问。”

练姣冷冷地看了旁边的这两人一眼,鞭子一甩,嘲讽地道:“你们该不会也被她那张狐狸脸迷住了罢?”

白钰狠狠地瞪她一眼,转头看向顾凉月问:“总归主子也是不会放过你的,凉月姑娘,你不如告诉我们,为什么要出卖三王爷一家,导致他们惨遭灭门之祸?”

架上的女子许久才缓缓抬头,一张皎皎如月华的容颜慢慢清晰起来。黛眉不扫,脸色惨白,脸庞虽然极美,此刻也是脆弱得不成形状了。一双黑色的眼眸不带任何感**彩地看向面前的三个人,干裂的嘴唇慢慢吐出三个字:

“我没有。”

练姣气极反笑,又是一鞭子打在她的肩上,狠狠地道:“你没有?信是你去送的,能看见内容的也就你一个,中途没有什么差错,为何就让先皇知道了那件事?枉主子那般信任你,顾凉月,你可对得起主子?”

撕裂般的疼痛混着皮肉破绽开的血腥味,顾凉月皱了皱眉。

疼痛对杀手来说是家常便饭的事情,可是不得不说,练姣不愧是最会用刑的人,专挑同一处打,这会子她肩上可能连骨头都怕是能看见了。

月光很暗,透过锈迹斑驳的铁窗照进来,倒显得分外凄凉。前一天,她还正为那人登基而高兴,后一天,便被人诬陷送进大牢,可真是造化弄人。

也罢也罢,命是那个人救的,答应了报恩,便不能有怨言。她没有出卖过任何人,他如若不信,拿了她的命去也就罢了。总归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乌压压的云挡住了月亮,鞭响之音时断时续,整个大牢一片阴暗。但是直到最后,那名唤顾凉月的女子也再没说过多余的话。

而与之相对的,天启朝京城皇宫里,明轩帝正坐在金碧辉煌的大殿之中。宫灯高燃,手边的一堆折子已经让他忙了将近四个时辰了。

朝代更替非一朝一夕,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总之不论过程如何,如今这天启的江山是在他的手里了。总要先彻底整理好根基,才能把这帝位坐得长久。

“皇上。”芍药将一盏茶放在帝王手边,轻声提醒道:“时辰不早了,您也早些休息。”

帝王淡淡地“嗯”了一声,一边拿朱笔圈着折子一边端起茶抿了一口,哪知这茶水刚入口,便让人皱起了眉。

“芍药,你茶艺退步了。”放下茶盏,帝王轻哂了一句,终于抬起头瞥了瞥这跟了自己十几年的侍女,有些打趣地道:“莫不是刚搬进皇宫不习惯,还得去王府里泡茶才顺手些?”

芍药闻言,眉梢微动,抬步走到御前跪下,一张俏脸不卑不亢,却很是恭敬地低头道:“奴婢久疏茶艺,还请皇上恕罪。明日奴婢便去选几个精通茶艺的宫女到御前伺候。”

“姑姑哪里的话。”帝王没有说话,旁边的总管太监四熹倒是笑着开口道:“芍药姑姑的茶艺当初在王府就是出了名的好,还能有谁比你更精通?姑姑是一路伺候着来的,茶艺又怎么突然生疏了?许是皇上今儿批改奏折太过劳累,所以尝着茶不一样罢了。”

四熹是服侍先皇的老太监了,说起来还是看着新帝长大的,为人厚实,也懂变通,明轩帝登基所有的宫人都替换了,这乾元宫里也就他一个人被留了下来。虽然是唠叨了些,但是也能体会帝王心意,对于一般比较少言的新帝来说算是很好的一个帮手。

芍药低着头没说话。

是的,一年以前她的确是王府里茶艺最好的一个。可是自从…

罢了,不提也罢,一想到那清冷如月的女子,她心里就一阵疼痛。关进地牢已经一天了,皇上居然问也没问一声,当真是太凉薄。

不过就算她为凉月抱不平,也是半分不敢在帝王面前提的。天启朝的新帝、轩辕皇室的五皇子轩辕子离,绝对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的美玉冰公子。自古靠自己的手段登上王位的人,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即使她已经跟了他十多年,即使她得他信任,再怎么样,君主始终是君主。

“你起来吧。”帝王淡淡地道了一声,侧头看了那茶盏一会儿,突然漫不经心地道:“可能是你今儿个没用露水泡的缘故,下次还是用你以前用的秋露来泡罢。”

芍药抿唇,站起来又屈膝应道:“是。”

朱笔一顿,红色的朱砂在奏折上沾污了一小块。明轩帝抬眸,深不见底的黑曜眸子直直地看向下面站着的芍药,周围的空气迅速冷了下来,浓浓的威压毫不掩藏地充斥了整个大殿。

尽管是见过多次帝王发怒的样子,但是轮着自己还是第一次。饶是再冷静,芍药此刻背上也是汗湿了。早知道是瞒不过的,只是以前帝王从未在意过这些事情,也就没有发现,压根也就没有问过为什么一年前她的茶艺突飞猛进。如今这也算是天意,明轩帝真若问起,她不能欺君,也就不用遵守对那女子的承诺了。

“秋露煮茶,好一个芍药姑姑。”明轩帝放下朱笔,拿起茶盖轻轻敲着,富有磁性却充满杀气的声音在大殿里静静回响:“朕喝的茶向来都是泉水煮的,你的秋露用在哪里了?”

芍药重重一跪,膝盖在大理石的地面上砸得闷声作响,倒把四熹公公吓了一跳。芍药是明轩帝的心腹啊,早在王府就恩准了不用行大礼,如今这样重地跪下来,怕是…事出有因。

明轩帝静静地看了芍药半晌。她脸上还是那样平静,眼眸里却有一些压抑不住的情绪,就像只等待缺口的山洪,急急地想要爆发出来。

芍药做事向来稳重,也识大体,待人有礼而疏离,从来不曾有如此强烈的情感。此时他初登基,江山刚稳,会有什么值得她这样激动?

脑海里突然闪过一张如月凉薄的脸,明轩帝剑眉微皱,冷峻的脸上划过一丝恼恨。

“你是想告诉朕,这一年来的茶都是假他人之手是么?”

芍药看着地面,抿唇道:“奴婢该死。”

自从凉月姑娘入府之后,每次执行完任务,她都习惯给当时还是五王爷的轩辕子离泡一盏茶,央她帮她送去。凉月姑娘武功很好,茶艺竟然也是相当的出色,主子当时只喝了一口,便赞她茶艺大有长进。凉月姑娘又不让她说出实情,以后的茶,干脆就都是由凉月姑娘来泡了。

一年的时间不长不短,不足够主子记住一个人,倒也好歹让主子记住了那一缕茶香。

明轩帝凉凉地看了芍药一眼,一言不发地起身,往外走去。四熹公公看着芍药还跪着,帝王偏偏走得又急,正左右为难呢,便听得有低低的叹息传入耳里:

“公公快去,若皇上去的是地牢,烦请公公告诉皇上,凉月姑娘暂时还不能死。”

太好看啦!
打赏
点赞
(快捷键:←) (快捷键:→)
返回首页¦返回目录 ¦ 返回书页 ¦ 打开书架

扫码关注公众号,跟进最新精彩剧情

默认 自定义
12px 16px 20px 24px
瀑布流 滚动 全屏
反馈有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