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合作网站登陆 |会员登陆|会员注册|手机访问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悦文轩原创 翻版必究!|阅读记录 |加入收藏夹
当前位置:首页>女频>古言>妃不自居>第六章 惊吓

第六章 惊吓

妃不自居作者:心梦轩|字数:2378|更新时间:2015-07-07 15:24:02

“臣妾见过皇上,皇上吉祥。”

“起来吧,传了话来让你先吃的,怎么还等着。”

“臣妾想和皇上一起用膳嘛。”两人走至桌边走下来。

成阳凌轩嘴角含笑,女人的心思他最是懂,尤其是眼前这个跟着他时间最长的女子,“朕这不是来了吗,怎么还撅着嘴?”

“到今天,新选的妹妹们已经全部进宫,过了今天,臣妾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和皇上坐在这里用膳呢。”想到皇上和别的女子恩爱有加,和别的女子同**而眠,她心中忍不住一阵刺痛,语气也酸酸的。

“朕记得爱妃一向是自信满满从不认输的,怎么这会倒谦虚起来了。”成阳凌轩拉过她的手将她揽在怀里。

“臣妾只是担心嘛,入宫的几位新人或艳丽或端庄或温柔或沉静,难保那个就把皇上的心勾了去。”

“爱妃跟在朕身边多年,朕什么脾性别人不清楚爱妃还不清楚,你在朕心里永远是最特别的。”轻轻在腮边印下一吻,“朕今夜留在楚月宫陪爱妃可好。”

“嗯。”江映蓉满脸娇羞,欣喜的点点头,皇上果然是偏爱自己的。

“快做好用膳吧,朕的肚子都开始咕咕叫了。”女人果然都是喜欢甜言蜜语的,稍微安抚一下即使再大的情绪也平静了,成阳凌轩在心里笑笑。

他承认江映蓉在自己心里和别人的女人是不一样的,她性情温顺体贴周到,懂得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从来不会招自己烦,虽然平时爱争**有点小心眼,但不妨碍大局,他完全当这是情趣,但也仅仅是这样,自己还没到爱她入骨的程度,虽然他是跟在自己身边时间最长的一个女子。

树下,秋烟在唤,红莲和依珊齐齐下树。

“主子,奴婢明白主子第一次离开家难免心情低落,可深夜登高吹奏是不和适宜的。”秋烟有些犹豫,但还是说了出来。

心情低落?自己表现的有这么明显吗,连一个外人都听出来了。

明白自己现在是在皇宫,深宫规矩繁多可不比外面随心所欲,红莲淡淡的应了一声,“知道了。”明白她是为自己好才斗胆提出的。再次道,“我刚进宫对宫里许多地方都不熟悉,以后还望你能多多指正。”顿了顿又道,“我自认还是很好相处的,所以你不用太紧张。”

“是。”秋烟这次荡在脸上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

听到依珊对她的称呼自己就在纳闷,一个侍女竟然称呼主子为‘姐姐’而不是‘小姐’,在用完膳的时候随口问了一句,她们刚进宫,对自己这些外人难免心存芥蒂,本来做好了被拒的准备,没想到依珊却告诉了自己,能对一个落难之人救起并且以姐妹相称,必不是一个刁钻任性之人,自己这算不算是跟对主子了?

沐浴之后准备就寝,秋烟去准备安神助睡眠的熏香,屋内只剩了红莲和依珊两个人。

“今晚终于能睡个安稳觉了。”

“是啊,再也不用担心有人偷袭了。”

“要不你跟我睡一起吧,就说以前在家习惯了,反正**够大。”

“不用了,我跟秋烟就睡在隔壁,那里也挺舒服的,姐姐就不要再在意这些事了。”以前都是和姐姐同吃同睡,现在要高低分开,知道姐姐在为这心里别扭,依珊宽慰道,自己是真的不在乎这些的,能和姐姐在一起,其他的她真的不在乎,况且宫里给自己的待遇也不错啊,她已经很知足了。

雕有五子送福图案的镂空香炉内燃了香料,香气氤氲而升,慢慢充斥着整个屋子。

“奴婢已经将被子铺好,主子若是有别的吩咐就唤奴婢,奴婢和依珊就在您的隔壁。”

“嗯,天色不早,你们也早点休息吧。”

又是一个宁静的夜晚,月朗星稀,虫蚁窸窣。

红莲看着顶上的纱帐,听着窗外的虫鸣,不知是因为熏香的原因还是终于放松了紧绷的心,慢慢的眼皮变的沉重……

多日来的心情终于得以放松,天气很晴朗,她们的心情也很好,红莲拉着依珊不疾不徐的向前走着。

突然一声雷响,明明刚才还很晴朗的天气突然下去雨来,两人在雨中奔跑,打算找个地方避雨。

“红莲,别以为你弄了两具假尸体就可以骗过我,我是不会上你的当的。”雨墨站在雨里,身上的衣服被雨淋湿,脸色比天上下的雨还冷,正瞬也不瞬的看着自己。

“雨墨,难道你还不明白,就凭你是永远不可能杀死我的。”红莲也冷着脸,不死不休的纠缠,任谁也早已不耐烦,“今天就在这里了解了你。”

“谁了解谁还不一定呢。”

雨势渐大,一场激烈的厮杀在雨中展开,双方皆是拼尽了全力,把这次的交战当做最后一次来对待。

长剑划过,雨墨险险躲开,只在他手臂留下了一道细长的伤口,红莲低咒一声,这一剑本来是打算了解了他的。手掌一翻,正准备再次展开攻击,突然,依珊的惊叫声传来:

“姐姐,救我,救救我。”一把明晃晃的剑架在依珊的脖子上,即使隔着大雨视线不太好,她也能看到鲜红的血顺着她的脖子留下来。

“雨墨,你答应过我不动依珊的。”

“你以为我会在乎这个,现在把剑放下来,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依珊。”

旁边的人将剑往下压了压,更多的血从依珊的脖子流出来,依珊的声音更加凄惨,“姐姐,救救我,我不想死啊。”

耳边,依珊的叫声不断,她在向自己求救,内心做着激烈的斗争,终于手上的剑失去握力落在地上。

“哈哈,哈哈……”雨墨的笑声在雨里格外的刺耳,“没想到云莲宫大名鼎鼎的红莲也有今天。”

“要杀就杀,不需多言。”

“我不会让你痛痛快快死的,我会慢慢的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我要你跪在地上求我杀了你。”

雨墨走近她,伸手卡住了她的脖子,手上慢慢用力,红莲感到自己呼吸不畅,渐渐的不能吸气,用力挣扎一下她睁开了眼,一声惊出,“啊……”

**边一个身穿白衣,披散着一头白发的女人,双手掐在自己的脖子上,口里不甚清楚的说着,“掐死你,是你**了皇上,掐死你这个狐狸精……”

翻起一掌击在那个疯女人胸前,那个疯女人像个破娃娃一样被打在一边,红莲急促的喘着气。

“主子,您……啊!!!”隔壁的秋烟和依珊似乎是听到了叫声走了进来,看到屋里的女人也吓了一跳。“来人啊,快来人。”

守夜的侍卫迅速赶到,将那个疯女人拖了出去。

耳边还能听到她不断的叫嚣,“我杀了你这个狐狸精,我要刮花你的脸,让你不能再**皇上,哈哈哈哈……”声音异常尖锐,在寂静的深夜听起来如冤魂索命般叫人胆颤。

一声闷响之后,一切归于平静。但那个女人的叫嚣声却连绵不绝在耳边不断回响,让在场的每个人都出了一身冷汗。

太好看啦!
打赏
点赞
(快捷键:←) (快捷键:→)
返回首页¦返回目录 ¦ 返回书页 ¦ 打开书架

扫码关注公众号,跟进最新精彩剧情

默认 自定义
12px 16px 20px 24px
瀑布流 滚动 全屏
反馈有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