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合作网站登陆 |会员登陆|会员注册|手机访问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悦文轩原创 翻版必究!|阅读记录 |加入收藏夹
当前位置:首页>女频>古言>忆思忧>第一章 信函的背后

第一章 信函的背后

忆思忧作者:默语|字数:4027|更新时间:2015-06-09 10:14:32

菩提花落意,树下美人寒。

恩怨情未了,来世续孽缘。

“思归啊,爹决定把你嫁给陈将军。”思归坐在那里一句话都不说,父亲秦贵从来都没有找过她,现在找她肯定没有好事。

“婚姻大事都是父母做主,既然父亲决定了,那女儿没什么意见。”思归说。

思归不是秦贵的亲生女儿,思归正是因为她不是秦贵的亲生女儿,所以秦贵把她看成了眼中刺,所以很早就想把她给嫁出去。

思归本来姓刘,七岁时父亲好赌,把家里的东西全都变卖了,最后差点把妻子也抵押出去,为了不连累他们母女,她父亲给母亲写了休书,最后不得已母亲改了嫁,还好秦贵和思归的母亲从小就是青梅竹马,虽然秦贵在朝廷位居三品,但是心里对她母亲还是念念不忘,以致他从来不说思归的母亲是因为改嫁才进的秦府。

她还有个妹妹,妹妹叫秦湘灵,她是秦大人的女儿,母亲改嫁后为感谢秦大人,给他生了个女儿,秦大人很喜欢湘灵,他有时候还变态的认为就是因为思归这个孩子,所以湘灵得到的太少了。

湘灵被娇宠惯了,所以她永远都想得到最好的,虽然姐姐长得特别漂亮,尤其是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虽然她的姿色也不逊于姐姐,但是一山怎么容许了二虎,她不允许姐姐这么天天在眼前晃悠,这会使她的嫉妒心更厉害。更有甚者,她凡是得到的东西都要比姐姐好。

秦贵和陈应义陈将军在朝廷上是死对头,为什么他会把女儿嫁给将军呢,原来这次陈将军作战边疆,捷报连连,秦贵想如果陈将军回来自己肯定会首当其冲,所以为了巴结陈将军,他决定把大女儿嫁出去,说是大女儿,他从心里不认这个女儿,但陈将军衔位这么高,秦贵为什么不把二女儿嫁出去呢,其实他内心还恐惧,自己毕竟和他是死党,曾经也几次害过他,如果把二女儿嫁过去受欺负怎么办,这样把大女儿嫁过去真是一举两得啊。

秦大人在朝廷上是有名的奸臣,他媚上欺下,只是他十分狡猾,所以很多人想揭发他最终都被他给害了。

“思归啊,你也别从心底里怨恨我,这么多年我也没给你多少父爱,等陈将军回来,你嫁到陈府,以后你有想不完的荣华富贵。”秦贵接着说。

“多谢父亲想的这么周到,女儿感激不尽!”思归端庄的坐着,面部没有一点不满的神色,虽然她听说陈将军性情暴躁,但是这些东西她一个弱女子是改不了的,不如随机应变,以逸待劳。

秦贵看了看她的脸,本来以为她会不答应,埋怨他,然而看着思归这样他反而更生气,没想到思归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超过了他的想象。

“行,既然你答应了,那就回房间收拾收拾吧,等陈将军一回来就马上让你过门。”

思归微微的向父亲鞠了一个躬,然后抬起头,轻声细步的走向门外。秦贵眯了眯眼,他恶狠狠的看着思归的背影说:“哼,看我们谁笑到最后!”

“杀!”羌族屡犯我边疆地带,这次羌族苟延残喘,用最后的余力想进攻我朝,但陈将军的所领导的士兵士气正盛,他们不光把羌族抵御在边疆外,更要把他们赶尽杀绝。

“报!”信使飞速来到帐篷跪下说:“秦大人来信!”

陈应义接过信函说:“这个老狐狸,又在耍什么花招。”他打开信函,信上写道:今老夫听说将军捷报频繁,首先恭喜陈将军,希望陈将军早日得胜归来,普天同庆。然将军三十又三,正值年轻气盛,却未有妻室,老夫实在为之着急,因此老夫愿把大女儿思归嫁给将军,将军不必可纳小女为妻为妾,愿小女能满足将军,如有不能,可把小女直接休掉,绝不姑息。”

陈将军读完信,把信函往旁边一扔说:“这个秦老儿够狠啊,把女儿也打上去了,这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吧!”

“陈将军说的对,谁都知道,秦大人只有一个亲生女,另外一个是别人的。”信使回应着。

“难怪这个老儿这么狠,没想到自己也被别人带了绿帽子,哈哈!”他飞快的写了一封回信,信上写道:承蒙秦老儿好意,本将军已经心领,本将军接受你的巴结可以娶了你女儿,然后休了她。最后还请看完这封信让我的信使把信给烧掉,以免给秦大人留下陷害我的机会。

陈将军边写边笑,他想,秦贵这个老儿看了这封信不得气的吐血才怪。

“这封信加急送到秦府,你亲眼看秦贵老儿看完,等他看完把这封信给烧掉。”

“遵命!”

夜晚,陈将军一个人坐在帐篷外守着边疆孤独的月,他感叹道:“又是一年圆月时啊,圆了多少人又缺了多少人啊。”

“将军为何发出这样的感慨啊。”军师欧阳穆从帐篷里出来做到他的旁边。

“原来是军师啊。”

“将军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或有在心中有什么解不开的结啊。”军师欧阳穆是将军的得力助手,可以说,这次取胜也有他的一部分功劳。

“还是军师最了解我啊,在我而立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小混混,那时候的我无所事事,整天游手好闲,虽然是名将之家,但我对习武一点兴趣都没有,但对一些歪门邪道却十分感兴趣,尤其是那街上耍杂技的,就是因为这样,我邂佝了一个女子,十五的那天夜里,我爬上他们家的墙头去看他们练习,刚伸过墙头就看见一个女子拿着长剑舞动,那女子表演时没有一点拘谨的表情,第一眼看见她,我就觉得我们好像就有一种特别的渊源。”陈将军嘴角泛出了一丝微笑,他从来没有这样笑过,军师也感觉这真是奇观。

“没想到,将军也是个痴情的种子啊。”

“对啊,但是天不遂人愿,我以后故意找茬让那个女孩认识我,结果她竟然同意了,从那以后,我喜欢上了练剑,随后我考取了武状元,但是,当我和她成亲的那天,母亲告诉我,她是我说她是我失散多年的姐姐,那年的战争让母亲丢下了她,还好被演杂技的捡去,所以她一直在那里,她听说这件事情成亲那天晚上就跳河自尽了,我听说这件事想随她一块去,但母亲拿来她写的信给我念着听,信上说:现在我应该改口叫你弟弟了,没想到我们竟然是姐弟,其实我们应该庆幸,因为我们有着血浓于水的关系,只是现在我承受不了这个现实,为什么当初被仍的是我,但一切世间早有定数,应义,你要活下去,坚强的活下去,不要再让世间有战争,这样我投胎之后去了别人家,我们就能名正言顺的嫁给你,这样我们就不会是姐弟了,听姐姐的话,好好的活下去。”陈将军涕泗横流,军师拿出手帕给他擦鼻涕。

“凡事自有定数,将军节哀啊。”

“见笑了,只是往事不堪入目啊,况且,从一开始,这就是一段孽缘。”

“世事轮回,人生命中有的劫数是有限的,将军扛过这一劫,想必以后一定会一帆风顺的。”

“哈哈,好,来,我们进帐篷共饮三杯,一举打破羌族!”军师心咯噔一下,他攥紧了手,不情愿的说:“好!歼灭!”

其实,军师是羌族人,他很小就随父亲入关做生意,但是父亲却莫名的失踪,自己和母亲从小相依为命,母亲一直鼓励他做将军,但最后阴差阳错的做了陈将军的军师,他所有的活动都是以汉族人的身份进行的,因此,毫无异议,连朝中的大臣都以为他是一个睿智的汉族人,他不敢说出自己的真是身份,尤其是这个时候,因此他打算等战争结束,他就打算归隐田园。

“哼,简直是气煞老夫。”秦贵撕碎了陈将军的来信,“这个陈应义,给他脸,他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还真的以为老夫巴结他呢!”

“大人,将军说大人看完信后这封信必须要烧掉。”信使说。

秦贵的眼睛气成了绿色,他才意识到信使还在他的旁边,“奥??????”他放慢了语气,“信使旅途劳,还请信使在府上休息几日吧。”

“感谢秦大人的好意,属下为将军办事,不敢懈怠,况且现在边疆战事正紧,还请大人不要为难小人,把信烧掉,属下就立刻启程。”

秦贵知道,信要是不烧掉,这个信使肯定不会离开,他把撕碎的信纸捡起来一点一点的吃掉,信使不忍心的看着他吃下去了。

“大人,这又是何必呢,看大人很有诚意,我回去后会告诉将军,先告辞了。”

秦贵抬起头来看看他,信使离开了,他吐出嘴里的信纸,把它拼成原来的摸样,虽然有的字迹已经模糊不清了,还有的缺了几个角,但大体的样子还能看出来,“哼,想跟我斗,你们都还嫩点。”他看着拼好的信纸说:“哎呀,我看你怎么在狂,这件事情我要稍加修改禀告皇上,我看你在怎么得瑟!”

“爹,你这是跪着干什么呢。”湘灵想找父亲问问为什么给姐姐找婆家,没有给自己找一个,“怎么还一大堆纸,我让下人来扫了吧。”

“停!”秦贵站起来,“这东西不准给我弄,否则,谁!谁在门外!”

“是我,父亲,我刚从门前经过。”思归看了看妹妹,湘灵瞥了一眼思归,“谁知道你是在干什么呢!”

“妹妹,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我确实没有在听你们讲话啊。”思归解释道。

“你敢教训我,难道你忘了你不是秦家的人了,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我!”

“都给我住口,你们闹上边上去,谁要是给我弄坏了这个信函,我就饶不了她。”秦贵生气的说。

“爹爹,这是什么东西啊,你看的这么重要,连您最喜欢的女儿都饶不了。”湘灵撒娇的抱着秦贵的胳膊,思归站在一旁默然不语。

“这可是爹爹参陈应义的证据,这个小子竟敢口出狂言,暗着骂老夫,这次老夫要凭这个让他好看。”他奸诈的笑着。思归瞪大了眼睛看着秦大人。

“看什么,你看你,陈将军连看都看不上你,你还有脸在我的面前。”他伸着手骂思归。

“这个婚事是爹爹一手操办的,我连面都没见过陈将军,陈将军怎么会看不上我,相反,这说明父亲的人品坏到极点了吧,不要往我的身上泼冷水,我虽然不是爹的亲女儿,但是我对你不必对我的父亲差,而且一直以来,我是叫你父亲,既然这样,我觉得我得改口叫爹爹了吧。还有,以后爹觉得我不好可以骂我,但是不要想尽各种手段侮辱我的人格。”她铿锵有力的说着父亲,这是她第一次这么勇敢的说父亲,没想到说出来是这么痛快,但是以后她在秦府就更要小心,说不定哪天就死的不明不白了。

“你!你这孩子!你这是怎么说话的呢!”思归连看一眼秦贵都没有就走了,只留下他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

“爹爹,你被生气,没想到刘思归的脾气这么大,以后得让她吃点苦头,省的她不知天高地厚。”湘灵看爹爹正在气头上,所以她什么都没说悄悄的离开了。

思归走在路上,她想起了那张信函,如果那张信函被秦贵拿去给皇上,陈将军肯定会受到责罚,而且她知道秦贵这个人心狠手辣,所以他什么事情都能办的上来,她想了又想。最后她决定把那张信函偷出来交给陈将军,这样他就不会再害人了。

思归想到帮助陈将军只是出于自己的慈悲心,思归知道陈将军为国在外征战不容易,而且她不想看到举国欢腾的时候陈将军被皇上给关押,这样不仅是自己,就是普通的平民都会感到惋惜。

太好看啦!
打赏
点赞
(快捷键:←) (快捷键:→)
返回首页¦返回目录 ¦ 返回书页 ¦ 打开书架

扫码关注公众号,跟进最新精彩剧情

默认 自定义
12px 16px 20px 24px
瀑布流 滚动 全屏
反馈有礼